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医药医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邬成霖中西医结合治疗顽固性痤疮经验


□ 罗维丹 寇 霄

  关键词 顽固性痤疮 名医经验 中西医结合疗法 邬成霖
  
  邬成霖教授出生于中医世家,从事中西医结合皮肤病的临床、教学、科研30余年,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形成了中西医结合诊疗皮肤病的思路和独特风格。笔者有幸侍诊左右,有感于其中西医结合治疗顽固性痤疮之良效,现总结如下,以飨同道。
  
  1 从肝肾论治女性青春期后痤疮
  面部痤疮是一种面部毛囊皮脂腺的慢性炎症。部分女性患者病情轻重往往与月经有关,即在经前加剧或发病。传统治疗不分男女,均从肺经风热,脾胃湿热而治,疗效并不让人满意。邬老认为,面部痤疮的发生发展,均与肝密切相关,而女子的经、带、产、乳更是以肝为基础。肾主精,为先天之本,育肾阴肾阳于一体。由于肝郁气滞,肝阴不足,致使肾阴亏虚,阴虚火旺,虚火上浮于面,火郁于内而发疹。痤疮因肾虚肝郁,气郁化火,火性炎上而生。临床表现为痤疮经前加剧或诱发,伴有月经不调。在临床上,除了疏肝郁、清肝火、利肝湿、养肝血之外,更应注重通调月经,和顺气血,以提高临床疗效,可治以平肝清火、滋肾养阴。邬老在祖传消痤汤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总结出疏肝消痤汤,药物组成:生地、丹参各15~30g,连翘、凌霄花各12g,益母草、白花蛇舌草各30g,茵陈15g,柴胡、郁金各9g。并以肾的阴阳转化,胞宫的气血藏泻等特点,采用分期论治,即据月经周期用药,一般经前血海充盛予以疏导;经中血室大开,血海空虚,慎用寒凉及大热之品,以平药调经补肾;经后滋肾阴,益气血。
  
  2 从湿热痰瘀治青春期痤疮
  邬老认为青春期痤疮主要责之于湿热痰瘀互结。因青年正值发育时期,阳气偏旺,热邪易起。若饮食不节,过食肥甘厚味,生湿蕴热,湿热循阳明经上蒸于面,湿热日久炼液成痰,血热日久凝结成瘀,痰瘀互结而成顽疾,致使疾病缠绵难愈,反复发作。治疗当以清热利湿,化痰散瘀之法。自拟败毒合剂,药用虎杖根、平地木、夏枯草、茵陈各15g,鱼腥草30g,茜草9g,浙贝、生山楂、赤芍各12g,生甘草3g。伴结节囊肿者加当归、制大黄助清三焦诸火,散瘀通经;如脓疱较多者,加重清热解毒药的剂量,并加用蒲公英、银花、连翘、野菊花。
  
  3 适当采用激素治疗
  3.1 安体舒通:安体舒通除具有利尿作用外,还具有抗雄激素作用。动物实验表明,安体舒通可选择性破坏性腺和肾上腺的细胞色素P450酶系,抑制雄激素生成酶的活性,减少雄激素的产生[1]。邬老常规采用的剂量较小,可将副作用降到最低,一般为每日40mg,1个月为1疗程。
  3.2 性激素治疗:对已经连续2~3月正规治疗,疗效仍欠佳者,女性可加用达英35,自月经来潮的当天给予患者达英35口服,每天1片,21天为1疗程,可连服多个疗程。见效后继续2~3个月经周期停药。乙炔雌二醇除增强环丙孕酮的作用外,还有防止引起子宫不规则流血的作用[2]。男性可加用己烯雌酚,每晚1片连续服用,见效1月后停药,此法多用于爆发性痤疮,或炎症严重者。
  3.3 皮质激素治疗:小剂量皮质激素于夜间服用可负反馈作用于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减少早晨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的释放,从而抑制肾上腺源性雄激素的分泌;还对炎症性痤疮有抗炎作用。可用于常规治疗失败或不能耐受的患者[3],予地塞米松或强的松,月经前7天始每晚1片,共服7~10天。
  
  4 典型病例
  黎某某,女,32岁。因“面部皮疹反复3年”于2006年11月21日初诊。初起发于前额,进而至两侧面颊、上背部,心烦易怒,大便干结不畅,月经前后不定期,量少色紫,经前皮疹加重。B超检查未见子宫附件异常。查体:面颊部密集多个粟粒至绿豆大小黯红色丘疹、脓疱,前额、下颌散在少许小结节,舌紫、边尖红,苔薄黄,脉细弦。诊断为寻常型痤疮,辨为肝郁火旺,药用:土茯苓30g,银花、丹参各15g,赤芍、黄芩、黄柏、栀子、制大黄、茯苓皮各12g,生地20g,黄连、生甘草各3g。7剂。西药予以灭滴灵、安体舒通、维生素B6。11月30日二诊:皮疹无明显消退,有新发红色丘疹。适值经期,经色黯伴小腹隐痛,大便仍不畅。舌脉同前。西药加达英35,每日1片,21天为1疗程。二诊上述中药方去土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