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伴


□ 张晚衡

陈老自老伴死了以后,便没了魂似的,大白猫就是这个时候到了他的家。小女儿怕他寂寞,让他把注意力转移转移,别老是想着往事,弄伤了身体让子女们挂念。
大白猫拿来时,是放在一只纸盒里,纸盒一放下,陈老的小女儿就嚷着说:爸,你看谁来了。陈老就踢了踢纸盒,纸盒里连声应道:喵,喵——陈老摇了摇头说:咱家从来不养猫,快把它拿走。小女儿说,咱家过去不养猫,是我妈对猫过敏,皮肤长疙瘩,现在你又不过敏,再说它又要生小猫了……陈老转过身就走:那就更不行了,我这一辈子养你们都养怕了,哪还有心思养小猫!小女儿就不高兴了,噘着嘴说:这是专门从朋友那儿讨来的,朋友一家今天就移民加拿大了,我家里又养着狗,猫狗是天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总不能把一只要生小猫的母亲丢在外边当野猫吧。陈老返过身说,那就送给别人好了。小女儿眼珠转了转,心怀叵测地说:只好这样了,等我找到了要它的人,就把它抱走。陈老一挥手:不行,现在就抱走。小女儿问,抱给谁呢?陈老无言以对……
小女儿一走,陈老的眼睛就转到了大纸盒上,大纸盒静悄悄的,完全不像有个活物。陈老启开盒盖,大慈大悲地唤道:出来吧,让我们见见面!盒中毛绒绒的一团雪白,却是一动不动,陈老又道:出来,出来!盒中仍然毫无动静。陈老凑过去看,只见那团雪白的绒毛一抖,一对又圆又亮的蓝眼睛,灵巧地转向他,且是惊鸿一瞥。陈老情不自禁地问候了一声,他说:你好!声音柔和了许多。可那蓝蓝的眼睛只是盯着他,不置一词,无论陈老叽哩咕噜地跟它说些什么,它都固定了这种表情,不为所动。
陈老本可以省下这些废话,径直把它从纸盒里抱出来,他也确实打算这样做了,可当他的手刚一抱着它,却发现它在发抖。他只好把手缩了回去,赌气地说,那好,有本事你永远别出来!说完,就找自己的事干去了,翻翻书看看电视,洗洗漱漱什么的。其间,有几次路过纸盒,还送了食去,可那纸盒和那只白猫都原样未动。直到他上了床熄了灯,熄灯之前他还叫了一声,我睡了啊,你自由活动!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陈老一睁眼就想到了那只猫来。走到纸盒跟前一看,纸盒和猫仍原封未动,甚至小碟里的剩饭剩菜,也没有丝毫动过的迹象,和昨天一佯。陈老这就奇怪了,连忙给小女儿打了电话。小女儿笑着说:那是波斯猫,生性娇贵、胆小,猫又通人性,准是听见你不想要它才生气来着,你多哄哄就好了……陈老哼了一声说:奇谈怪论!
放下了电话,陈老就想起刚结婚时的老伴来,他们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老式婚姻,他记得,刚过门时的老伴,就和这猫一模一样,一碰她就浑身发抖,缩到床角里一动不动……一袭伤感在陈老心里一掠而过,他轻轻地摸了摸猫的毛说,既来之则安之,过两天就习惯了,请出来吧!
那猫许是察觉到了他的伤感,尾巴轻轻摆了摆,还真的站了起来,且冲他轻轻地叫了一声。陈老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就叫你喵喵吧!
在陈老的期盼下,喵喵迟迟疑疑地跳出了纸盒,但并不走远,两只蓝眼睛更是盯着陈老不放,以提防他的不轨。陈老已领教了它的胆小,索性转过身走掉,给它留个宽松。以后几天、陈老都持这种低调,就是双方碰了头,也只是行注目礼似的,看上对方一眼,然后形同陌路,各走各的,即便给它送食送水也不例外。......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