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插上想象的翅膀


□ 卓晓童

  想象,是人类的天赋之一。从童年时期,我们的脑瓜子里听到那些美丽动听的故事,如狼外婆啊,牛郎织女啊,田螺姑娘啊这些,无不包含着丰富的想象力。这给幼年的我们在心灵上植下了充满了无限想象空间的精神食粮。
  而在诗人大朵的诗集《怀念狐》里,我们更是处处都看到了他为诗歌插上的想象的翅膀:一把象牙梳子/插在夜乌黑的发髻/最后一片袖子/穿过姐姐温暖的目光钻进我的小手/母亲藏在衣袖的半块白馍/点燃黝黑儿子灿烂的笑/一只纸船/从溘然而至的怀想驶进童年(《半痕月》);裁荷叶当衣/最红最艳的那枝莲花做伞/去接过家家里的小新娘/总恨夕阳西下/父母用呼唤做绳索/将我们一个个拉扯回家/一整夏/小村庄恹恹地沉醉/在馥郁的荷香里/我们都是有着/香香时光的孩子(《荷香童年》)。这些优美的诗句,是诗人灵活而巧妙的掌握了想象的空间,让我们在这些充满了清香的诗句里,一步一步被牵引着走进诗人的童年,走进我们儿时甜美的回忆里。
  而最能令一首诗升华起来,突出全诗的中心重点,构成诗的主旋律的,除了诗人对诗歌整体的把握与细微处的微观调控,也熔入了许多宏观想象。在大朵的那首《怀念狐》里:匍匐跃动/摇尾俯首/顺风鸣嘤嘤吟/不期而至的妩媚/熏醉草丛间偷窥的少年/激动至极的心/窜到喉管/猎枪/冷汗濡透了扳机。读诗的我们仿若身临其境般看到了那狐回头间的媚态,草丛里那少年头上涔涔的冷汗。那是如此能摄人魂魄的一只狐!在细至入微的想象里,那狐款款而来,又款款离去,留下一个惊艳的少年独自浮想连翩。
  其实,任何一个写诗的人都具备着想象的能力,只是会不会,能不能更好的用在写诗上面。我们在阅读时亦会展开想象的翅膀,与诗中的情节相溶合,这样,才能读懂诗人写那首诗的初衷:我自芒蒿下来/精液里携带谷粟的基因/我感恩卑微与苦难的身世/让我保持坚挺的思想/客居于水泥钢筋的丛林里/在祖先梦想之地/用智慧猎取食物/每日每夜/泥土味的血液/荡涤这颗乡下的心/让它不腐。这首诗逐行读来,不能不深切感受到诗人那颗没有丝毫矫揉造作,满怀抱负的心。
  他的诗读来,总会不知不觉进入其中,有若身临其境般的切身感受着他的感受,读每一首,总能引起共鸣。读他的诗,就如在读他的人般实在而又充满着想更进一步探索的想象。也许,这就是一个诗人的成功之处吧。
  读那首《夜归的鸟儿》更是处处显示着诗人高超的手法与技巧:在脚手架上觅食的这些鸟儿/穿越弥漫胭脂的街市/赶回市郊暂栖的巢穴/身影疲惫/眼睛血红/羽毛零乱/叽叽喳喳的一群/揉碎都市的霓虹。在揉入了相象的空间里,诗人若漫不经心般的娓娓道来,如在叙述一件久远的往事,又如在念一篇昨晚刚看到的新闻,而那些鸟儿,却在听的人脑海里幻化成一群疲于奔命的人群,穿过那些亲手建造却不属于自己的钢筋水泥下的灯红酒绿,扑向深沉的黑暗中亦不属于自己的暂居地。由心而生的那份沉重便随着诗人的牵引浮于灵魂之表。而那些羽毛华丽的孔雀/胸肌发达的鸵鸟/行色匆匆,他们却无需觅食,他们供出让人们赏玩的躯体,便自有丰足的甘饴。同是城市里觅食的群体,却有的不一样的命运。这是诗人的感叹,也是诗人给大家献上的一面社会的五棱镜。原来,动物群体与人类群体,竟也有许多相似之处,以简单的想象的方式来诠注一份心底的感慨,这也是这首诗的成功之处吧。
  在现在诗歌泛滥的今天,那些所谓的象征主义、意象主义、表现主义、神秘主义以及现代派诗,后现代派诗等等叠涌的今天,我更喜欢大朵的这些平实的,在细微之处来表现社会,以自己心的体会溶进无限想象空间的手法所表现的这些如歌般的旋律。它们如飞瀑般直击而下,如火焰般明亮灼热,每一句都能到达灵魂深处并与之共鸣。每一首都可触动在现代社会里渐已麻木的缺乏灵性的心。
  但愿大朵这棵移栽自深山的大树,在诗歌的滋润下,枝繁叶茂,绿荫如盖,硕果累累,在诗歌的领地里,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分享:
 
摘自:麒麟 2009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