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种活法


□ 杨玉祥

  北京人物风情系列
  他是个普通人,但他不断失去工作,失去家庭,生活充满了挫败感,而这一切只是源于他的性取向……
  
  崔老师看着自己的初三学生春龙,他粉红色的脸颊长出了两撇细密的胡须,他禁不住用大手去摸,光洁的皮肤是暖融融的。手指渐渐用力,把脸颊拧得红红的,变了形。崔老师觉得过瘾,内心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兴奋,他见春龙的双眼噙满了泪,才住手。
  春龙回到家,母亲警觉地问:“谁拧的?都紫了!”母亲爱抚地胡撸儿子的头。
  春龙觉得怪委屈,“哇——”地哭了。
  母亲拉着儿子闯进崔老师办公室,劈面问:“你讨厌我们儿子,下手也不该这么狠呀!”
  崔老师慌忙站起身,胀红着脸忙着让座说:“我喜欢这孩子。喜欢得手痒痒,就……”
  春龙妈绷着脸,对摆在面前的椅子不屑一顾,没有坐下来谈的意思,说:“怪了,有这么个喜欢的吗?”
  “下次不会再发生了,我会注意的。”崔老师嘤嘤地低声说。
  春龙妈拉着春龙往门口走,说:“多亏我们是男孩,要是女孩,我告你流氓罪!”
  临出门往回瞥一眼,嘴巴动了动,“咣——”地关上门,那口型崔老师即使听不见也能分辨出来:“有病!”
  没错,一定是这一句“有病”。
  
  崔老师长得手大、脚大、脑袋大,一米八五的块头,家访进门总要低着头。胸脯上、手背上、双颊上长满了粗粗的黑黑的汗毛,说话声音悦耳掺杂着点娘娘腔。课堂中的调皮鬼一见他进教室,立刻鸦雀无声。
  女生说:“崔老师最具男子汉的派头,气势压人。”
  崔老师是师范学院美术系毕业,专攻仕女画。用最小号的毛笔,一笔一笔描头发,勾手指,静静地屏住气,一笔下来轻重缓急流畅而下。一幅画,猫在屋里一星期是常事。连女同学都耐不住性子,去画油画水彩画,他却一干就是几十年。
  他擅长女孩子的踢包(用布包一小撮沙土,缝成三角形或方形,类似毽子),手织毛衣,跳绳。他更喜欢一个人躲在屋里,偷偷坐在姐姐的梳妆台前,摸出姐姐的口红,模仿着姐姐的样子,紧抿着嘴唇,一笔一笔描起口红来。望着镜子里自己那鲜艳的涂满口红的嘴唇,他会激动得两颊绯红,两眼放光。可每每临到出门,他会恋恋不舍地用湿毛巾把口红抹掉。这多多少少令他有几分失落。
  他当班主任老师,班里的大小干部,一水的都是男孩子。有个女生,常往他办公室跑,说话娇声娇气,往他身边凑,他却板起脸,用手把女生支开,并私下说:“顶讨厌这种学生。”那女生初中毕业,团员都没当上。
  崔老师私下里曾说:“有没有男爷们儿?有,班干部就轮不上女生。”
  他的朋友,都是男人。下了班就泡在人家下棋、唱京剧、轧马路。渐渐地,这些朋友结婚的结婚,交朋友的交朋友,剩下他光秃秃的一个人。一次他实在闷得慌,就去敲大学一位男同学的门,那时家里没有电话,不兴提前通知。敲了足足有五分钟,门哗啦一声开了,男同学唬着脸蹿出来,不吭一声径管往外推他,直到把他推出院门,咣当一声关上街门,才说一声:“我没时间跟你臭聊!”崔老师站在街门口呆愣了许久,才缓缓地往家走,心想我没得罪老同学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