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芬兰陶艺家塔比奥.尤利-维卡里访谈录


□ 周 志 滕晓铂



[编者按]塔比奥·尤利-维卡里,芬兰著名陶艺家,赫尔辛基艺术设计大学设计系陶瓷与玻璃专业教授,国际陶艺学会会员。2004年5月,他应邀来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讲学,本刊记者有幸与塔比奥教授就他的艺术创作以及中芬两国艺术设计教育状况等有关话题进行了访谈。访谈翻译梁良,现为芬兰赫尔辛基艺术设计大学设计系陶瓷与玻璃专业研究生。
记者 :首先对您来到中国讲学表示欢迎。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艺术创作历程?您的陶艺创作发展有哪些重要阶段?
塔比奥:谢谢。我1974年毕业于赫尔辛基艺术设计大学的陶瓷艺术系,当时系里面的教学以手工技艺的传授为主,没有日用产品的设计教学。但是系里却非常强调对釉料、材质等方面的研究,以及对学生独立工作能力的培养。在20世纪60至70年代,欧洲的许多陶瓷作品都受到中国或日本的影响。当时芬兰的陶瓷釉料配方大多借鉴了中国和日本的经验,如青釉、天目釉等等,这令我自那时起就对远东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在当时的环境下,与中国进行直接的接触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只能到欧洲各地的博物馆去参观,如在英国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中,就藏有大量来自中国的陶瓷艺术作品。此外,像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博物馆中,也收藏有很多中国和日本的陶瓷作品。
早在1972年的就学期间,我曾在一家玻璃工厂做一些短期的工作。在1977年,也就是毕业三年之后,我经历了艺术创作历程中最为关键的一年。在这一年,我开始受雇于阿拉比亚(Arabia)公司作陶瓷产品设计师,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工业产品设计,从此也开始了我在工业产品设计界的创作生涯。在芬兰,许多艺术家和工艺家都曾为工业界作过设计,这已经成为芬兰设计的一个重要特征。当时我主要是跟随卡伊·弗兰克(Kaj Frank)做设计,从这位世界级的设计大师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弗兰克设计的一套餐具——《典雅的早晨》,在1973-1981年曾一度停止生产(编者注:这套餐具于20世纪50年代由阿拉比亚公司推出,在其后的20年里一直广受芬兰家庭的欢迎),弗兰克带领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来修改这套餐具的设计,使之恢复生产,并重新获得了大众的青睐。与弗兰克这样极具天份和远见卓识的人在一起工作,的确使我获益良多。
我在阿拉比亚公司工作了12年,在这段期间内,我不仅积累了不少的工厂实践经验,而且也有很多机会到世界各地旅行,参加专业领域的国际交流。在日本、韩国,我看到了更多、更优秀的东方陶瓷艺术品,也结识了很多国外的设计师。因此,我希望我的学生们也能够获得这种交流机会,我们的学校也十分鼓励把学生送到国外去发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