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谢鲁渤:粗茶淡饭自耕耘


□ 夏 烈
谢鲁渤:粗茶淡饭自耕耘
夏 烈


  1
  
  我认识这个人的时候,他已然显得散淡。这散淡不是清高,依旧透着朴素的人间气,言行之间留着对世俗的通透和一份平常心。并且,有一种认真居然暗暗地含在散淡里,也就是说,虽然心智上不拘泥,但还是好追根究底,好探问,好学习———不像我这等后生晚辈,习惯带着不懂就吹上了,他却基本是有一说一。如果还有剩下的言语的兴趣,就释放到玩笑话里显示其急智,这时候,大家有福了,多半能听到不少妙语。
  这一次,他让我写点关于他编辑生涯的文字,我惶恐。我拿他当舅舅一样看待,即当他1975年发表文学作品的时候,我还差一年才获准呱呱坠地。不肯用功的我,对于他旧年的文章和编辑业绩只依稀地知道一鳞半爪,只有到了我开始探头探脑地接触文学、接触他编辑的《江南》杂志、接触发有他后来文章的本埠报纸或外地刊物,才多了一点发言权,这已经是20世纪90年代的事了。我因此想,让我写这个文章,一是对我的偏爱,二是我现在在做文学评论,也能说说种种跟“评论”二字接得上范畴的话,三,却是让我比较严肃地认为,我曾经与现在都是一个文学编辑———过去五年在出版社,最近一年在文学月刊———是他的同行,是他同行内的晚辈,我们因此会面临许多相似的问题,会思考和领悟许多相似的东西的缘故。我仍然记得那天在我的办公室,他说,我想过了,你写最合适!我犹疑了片刻,感到无法拒绝。
  但我还是在等待,拖延到他写完了自述编辑生涯的稿子。这一回,我略感惊讶,沉默良久。为了那篇稿子里开头部分作者给他的那封略显刻毒的信,也为了他稿子的题目《心里要有一种明澈的东西》。前者是那样刺激地在自揭内幕,充满故事性;后者则是一番深刻幽邃的领悟,让我觉得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落笔。
  我想我还是把一时无法言表的意思试着说说吧,否则,我几乎就不能进入后面理性的梳理。因为当我读完鲁渤先生淡而诚恳的“自我检点和审视”之后,我蓦然感受到作为一个编辑的心灵功夫和心态修炼,那是一种久与文学为伍从而慢慢生长的心学,也是作为文学编辑这样一个角色而与文学长久亲近树立起来的心学———这一点大约在编辑的技术活以外的,在眼光与策划力以外———但终究又落实到一点一滴的技术活、眼光与策划力上,是一种由内至外的编辑伦理和职业素养。记得邹韬奋先生曾用一部书来说明书店管理者及其编辑的职业修养,而鲁渤先生却用他一贯雅逸的随笔文风点拨出了文学编辑的心灵问题。他用自省的方式来补修编辑人格的路径,这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一件小事”的作法,然而特别打动人。
  有了这些,我们再来讲讲他的编辑历程,恐怕更加充实。
  
  2
  
  他本是山东人,出生在浙江。于今你看到他的面形身架,确实还有些山东的联想(然而,若你在上世纪90年代看他未发福时候的照片,那个硬瘦的劲怕也只能说“北人南相”了),但他的江南风无疑更明显些,文字间都弥漫着小品的雅致。无论诗歌还是散文随笔,一种属于文学的多义或者情感的高开低走咬着词与句的讲究步步为营,很节制、很敏锐也很有逸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