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镜


□ 浇 洁
黑镜
作者:浇 洁


  一个瞎子娶走了宝水河最漂亮的女人。一个能掐会算的人却标不清自己的生活坐标。为什么呢?
  
  枫杨树把时光裁成细碎的羽条状,裹挟着投靠在叶片上的阳光,把阴蔽的黑暗点点融进古老的宝水河。默默流淌的宝水河在我眼眸里轻轻晃动。
  河桥上,一个驼背矮瘦的瞎子,一年四季穿黑卡叽衣裤,像一只蜗牛在人来人往中蠕动,似一团黑在我眼中渐渐变大:他拄着底下镶铁的拐杖,横挎长竹筒渔鼓,手提污黑饮料瓶,有气无力地向我踽踽而来。生命从他身上仿佛随时都会像河水般流逝,可拐杖的叩击声却响了一年又一年。
  我像恍惚的梦游者从他身边走过,跨过桥,踅进宝水河边幽深的小巷,似在白天只看见夜晚的盲者,被无形的迷惘牵引着,一次次在晴天、雨天、清晨、黄昏磕响那条我十分熟稔的小巷:走“T”形路,拐“S”弯,看见一口废弃的井,绕过它,前面就是一条近似直线的巷子,被人踩得凹凸不平的麻石路,乌黑歪斜、相互撑持的木板房。我目不斜视,低头装着若无其事地往前走。直线上密密麻麻的点—————一个个坐在巷门前择菜、汲水、聊天的妇女、老人在你的跫音下跃动。他们好奇、鄙夷地望着你,目光中长刺—————又是一个即将敲响西路巷108号找孔明瞎子算命的人!孔明姓戴,名抚平,因算命灵验,宝水河边的人尊其为孔明。我羞怯地敲了敲巷子里唯一一扇即使大白天也紧闭不开的木门,连敲数声,旧门闩“哐当”一响,“吱呀”声中孔明半开门探出头,不耐烦地问:“谁哟?”“是我啊。”孔明“哦”了一下侧身让我进屋。我轻手轻脚选一个空位或坐或立,仅十来平方米光线暗淡的屋里挤满了来算命的人!孔明打着赤膊(或穿永远皱巴烂旧的黑白二色衣服),胖嘟嘟的肉直往腰际边挤,即使大热天也套两条黑裤,裤扣松开,敞出四五个口袋,每个口袋都塞满了不同面额的纸币。走时他瘸着左腿,双脚一高一低地动,眼球鱼白不转。坐时他掐算着生辰八字,边剧烈地咳嗽,边打开近旁一个旧罐头瓶盖,“呸”地一口把浓痰吐在里面,旋紧。尽管如此,信徒们仍噤声屏气地凑近恭听,生怕错漏只言片语,那咳出浓痰的嘴里吐出的可是一个人的命运啊!孔明底气十足,大声地边问边证实。他言语丰富,张嘴就来,能把命理儿说得头头是道:“牛耕田,马吃谷,别人的儿子来享福”。“天上星星朗稀稀,莫笑穷人穿破衣;深山树竹长不齐,荷花出水有高低”……
  孔明多次向政府坦白:他算命是骗人的,不可信!可去他家的人仍趋之若鹜。宝水河边的人信孔明卜筮。谁家丢失一头牛,去找他。他扳指一算,笑对来人道:“快去西南方找!”过一会,来人从西南方回来,笑嘻嘻地回报:我一去,牛在树下歇着,“哞……哞”正喊我哩!有谁遗失一件宝物,孔明说:不用急,是你的丢不掉!嘿!过两天,鬼使神差,那宝物拐弯抹角真的回来了。传说,孔明因算命搞迷信几次被抓,但都安然无恙地回家。不知真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