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百年回望——探寻长城原始风貌


□ 李竹润 威廉.林赛

  
  关于长城的题目,我们已从不同的视角报道了数次,然而国际长城之友协会会长威廉·林赛又为长城保护和研究找到一个新角度:以长城老照片为线索,通过摄影让长城的今昔面貌定格,同时让目击证人提供佐证。因为在长城渐渐消失的同时,与长城相关的人和记忆也在慢慢消失。
  
  现代化进程对长城造成的破坏,甚至可能会超过“文化大革命”
  
  十几年前,我收到一封玛约里·黑塞尔·笛尔曼女士(Mrs. Marjorie Hessel-Tilman)的来信。她在信中说,她的已故丈夫在担任《泰晤士报》驻日本记者期间,搜集了大量有关亚洲题材的书籍和照片。她说:“我有许多80年前拍摄的非常出色的长城照片,我认为你有资格成为这些照片的下一任拥有者。”
  笛尔曼女士把一个装满这些照片的邮包寄到了西安。当时,我在西安某大学任教。这些显示长城原始风貌的照片是1905年由一位美国传教士拍摄的,它们不失时机地回到了中国。
  这位美国传教士在20世纪初来到中国。而我,一个不再从事油田地质工作的油田地质师,是在20世纪即将结束的时候来到中国。他和我看来毫不相干,然而,我们俩显然都痴迷于长城。
  我发现,长城沿线的许多地方,我们俩都去过,而且在我们俩拍摄的照片中,有不少看上去相似的地方,这使我异常兴奋。如果有两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去过同一个地方,比如埃及吉萨金字塔、印度泰姬陵或者柬埔寨吴哥窟,他们拍摄的照片大同小异,这不足为奇。然而长城并非如此,因为长城经过的地方难以计数。在这位传教士拍摄的照片中,有一张简直就是我的一张照片的黑白版。看到他的这张照片,我立即就辨认出是在什么地方拍摄的。这个地方,我记得特别清楚。 因为当时我颇费了些时间,才使得照相机计时器在恰到好处的瞬间启动快门,把我的形象纳入镜头。
  找到这张照片,仔细对比它与传教士拍摄的那一张有何不同。拍摄地点显然相同,差别大约只有一米;取景也相同,相差不过几度。一张照片显示那位传教士一身殖民者装束,头戴盔帽坐在地上;而另一张则表现威廉·林赛正在长城上行走。我是在冬季到那里的,而他拍摄的时候天气要暖和得多。然而,除这些细微的差别外,我发现了两张照片最明显的不同:他的照片聚焦之处有一座烽火楼,而我的照片上却没有。
  像人类那样,处于荒野之中的长城是要逐渐变老的,它会以一种缓慢、自然、体面的方式变老。而这座“传教士的烽火楼”则不同,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认为,它是被人们拆除的。这很可能发生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那个时期,遭到同样命运的长城遗迹肯定还有数百处。这种状况到1984年才有所好转。在这一年,邓小平亲自倡导了“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的活动,长城保护工作从此开始。
  然而,两场风暴之间的“和平期”实在是过于短暂了。一场风暴是“文化大革命”的破坏,另一场则是现在仍在持续的中国现代化进程。许多人可能还没有意识到,现代化进程对长城造成的破坏,甚至可能会超过“文化大革命”。
  
  今后一个世纪,许多烽火楼很可能全部自然倒塌;然而,游客脚踏造成的压力,会使它们倒塌得更早
  
  这个想法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形成的。当时,我正在研究北京地区的长城,我发现,过去算是“偏僻”地区的长城上如今出现了垃圾,还有人在上面胡刻乱画。诸如此类的现象尽管看上去不起眼,却预示着更为严重的问题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
  我开始搜集各种有关长城的形象资料,包括18世纪创作的以长城为题材的雕刻,19世纪60年代出版的第一部长城画册,19世纪末外国人寄给家乡朋友表现“中国大墙”的明信片。此外还有玻璃幻灯片,它们是20世纪20年代制作的,出自富有的美国、欧洲旅游者之手。
  长城的资料已堆积如山。然而,时代久远,沧海桑田,许多地方已经无法辨认。我想,如果今后100年发生同样的变化,那么长城还能剩下什么呢?特别是长城上的烽火楼,对于它们的命运,我更是忧心忡忡。众所周知,长城乃是一个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构成这个体系的各种建筑,风格可谓千姿百态,而烽火楼正是其中的佼佼者。那些封闭的空间,那些精致的拱门,还有那些悬空的石质构件,无不令人叹为观止。一座烽火楼,就是一个由钩心斗角的拱石构成的完整体系。当时我就预言,今后一个世纪,这些烽火楼很可能全部自然倒塌;然而,游客脚踏造成的压力,会使它们倒塌得更早。
  我搜集的资料越来越多,它们是那样精彩、迷人。这些资料使我看到长城过去的厄运眼下仍在继续;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补救,那么长城的厄运必将持续下去,它们将遭到破坏,最后彻底崩塌。这些资料影响了我,我也想让这些资料在别人身上产生同样的影响。
  在新千年到来之前的那个夜晚,我理所当然地在长城上度过。午夜时分,气温下降到摄氏零下23度,我开始沿着陡峭的山路登上长城。我感到,新千年到来的这一伟大时刻要求我把时间向后推移,想一想那些俯视我爬山路径的烽火楼怎样迎接17世纪、18世纪、19世纪和20世纪的到来。我在想,下一个世纪,这些烽火楼会看到什么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