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许玩赖(小说)


□ 潘洗

  文潘洗

  题记:就像打麻将,抓了一手好牌,但不一定能和。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一狄更斯《双城记》

  老俞的麻将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两次犯赌,所幸我都没在场。第一次事后证明是一场虚惊,不过是在联社内部泛滥的一则假消息而已,受此影响,麻将馆连着好几天门可罗雀,等到了周末我从鞍山回来,才恢复正常。在麻将桌上,牌友们是把这当成一桩笑话来议论的,老俞赔着笑脸不厌其烦地辟谣?老孙则大骂造谣生事之人。假消息的源头无法查明,但麻将馆又正常开了,老俞每天又能有好几百块钱进账,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谁都没有想到,时隔不长日寸间,老俞的麻将馆又犯赌了,这回是真的。北门派出所接到报警出现场,把一局打小麻将的老娘们给收拾了。四个女人把桌面上的和兜里的钱都上交了,还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差不多折腾到半夜。据老宫描述,当晚只有两局,靠窗的大间被那四个女人给占了,因为她们来得早,根据先来后到的规则,所以即使只玩小五元的,那也只能给她们用。老宫、老陈、老任和老程这一局老年队,由于老陈的习惯性勒局,比预定时间晚了足足半个小时,只好退而求其次,随便找了一间,反正剩下那三间都比较逼仄。老俞和老孙两口子都没在,只有服务员一个人,把水果和茶水弄妥后,就在楼下一边上网,一边应付几个来看书的小青年。几个警察着便衣,也不理会服务员的询问,径直就朝楼上走。也合该出事,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设有一道门,通常情况下都是上锁的,不知什么原因那天晚上竟然没锁,几个警察顺利冲上了二楼。老宫说,警察先是推开他们这间,估计是轻视了这几个老家伙的缘故吧,再加上桌面上没有钱(钱都放在麻将桌的翻盒里面),竟然没有多加理会,循着洗牌的声音朝最里边那间扑去。他们这几个小老头小老太太因此侥幸漏网。这么说倒有点夸张了,其实就凭着老宫在玉城的人脉,打个十块钱的麻将犯赌还能犯到哪里去。四个女人刚被带走,老俞和老孙接到报信还没赶回来,这边老宫已经把电话打到了北门派出所所长的手机上。所长也是偏岭人,当年刚刚起步时没少受老宫的提携和帮衬,这点小事儿的确不算什么。但又得对举报人有所交代,所以到底还是履行了繁琐的笔录程序,然后就把四个女人给放了,连赌资也发还给了她们。这件小事足以证明,虽然老宫现在质量技术监督局已退居二线,但当年叱咤玉城、一踩乱颤的风采犹存,“四大牛逼局长”之酋绝非浪得虚名。

  我知道这个消息时,正跟小叶在一起。别想歪了,我们之间可绝对是纯洁的友谊,我们没千别的,我俩只是在哥伦比亚喝咖啡而已。因为接听老李的电话,我没注意面前的蓝山是刚刚续杯的,端起来啜了一大口,把嘴烫了,我恨不得把舌头吐出来丢到窗外去。烫的是我,疼的好像是小叶,看她心急火燎的架势,就差用她那甜美的红唇和柔软的香舌来帮我止疼了。瞧,多么善解人意的好妹妹啊。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因为我心里塞满了疑惑:老孙是政府办副主任,为人低调,对朋友厚道,老俞是联社的信贷部主任,虽然偶尔露峥嵘,但办事也还中规中矩,这两口子到底得罪谁了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