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车从村庄经过(组诗)


□ 田 禾

火车从村庄经过(组诗)

      田 禾

    草 民

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风
轻松地掀开了他的门扉
泥巴筑的墙,麦草盖的房顶
他的家像在麦壳里躺着。两个还
很小的儿子,坐在门口
大碗里装的红薯、土豆
在催着他的儿子迅速成长

一年前老婆得病死了
准备盖房子的钱买了他老婆的棺材
村子里的人都搬了。他还
住着这间草屋。我见到他时
他正在后山的斜坡上耕种他的
三亩薄地。秋天刚过
菜地里的辣椒杆子,被砍掉了
改种白菜。他带着两个儿子
要在冬季里慢慢完成他们的生活

画石头

风老了,石头更老。大河枯竭
河畔显身的黑石头,仰望着
临风而立。也许过了无数世纪
一位画家把它搬在一张白纸上
重重压住,像石头当初
压住水底的天空。现在
它身卧福地,阳光普照,月光重叠
我试了几次想坐上去,与我
相爱的人谈论祖国、人生和爱情
但都没能成功。它不像画在纸上的风
能让你看见动,看见吹。也不像
在马蹄上画几只蜜蜂,就境界全出
我想,它的身后一定有一条路
通往乌有之国,有一条河流向
乌有之乡。周围草木经典地摇曳

火车从村庄经过

火车经过村庄的时候
五磨村还在夜里
拉一声汽笛,警报火车通过
今晚进入安全时刻
汽笛声拉得很长
拦腰截断了夜的前半部分
后半部分笼罩在月光中
这一站,是黄石至武昌之间
的一个逗号。火车停站十分
我的去南方打工的九妹
在最后一分钟上了车
火车尖叫一声就往南开
往南,往南,一直往南
途中走直路,也走弯路
钻很多隧道,停很多站
两行铁轨承受着整列火车的重量

矿 难

断氧的瓦斯,黄土、黑煤、石头和草
十万黑暗与十万哭声
把来自河南、四川和江西的213名矿工

埋在了3000米深的井下
有几个早上还在咳血
两个昨天才从医院出来。他们很多人
一年没有回过一趟家
现在他们被埋在了深深的井下
213名矿工——他们再没有身份
他们最多是以前的挖掘者
是熄灭的213盏矿灯
是眼前的矿难
是一次事故
是三万块钱
是亿万斯年后的几块煤炭

那一刻

那一刻我行走在汉正街的街头
许多人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联播
长江水仍带着均匀的秒速平缓流淌
那一刻堪称火炉的武汉在升温,但不急促

那一刻,我乡下的表弟遭遇了车祸
村长杨金锁在我的手机中泣不成声
他说太惨了。还没等他说出表弟血肉模糊
我差点就支持不住
表弟死于酒后驾车司机的车轮下
两眼昏花的司机,把我走夜路的表弟
看成了一条路,从他的整个人身上碾了过去
爬不动山坡的汽车
那一刻却爬上了我表弟的额头
那一刻,一只羊本能地穿过车轮的左侧

表弟,他三十七岁的年龄上
还挂着一双儿女和风烛残年的父母
那一刻他的老婆杏芳当场昏死过去

这本不该有的那一刻
早该在时间表上删去的那一刻
灰色的,迷茫的那一刻,被忽略的那一刻
来不及拐弯的那一刻,生死两茫茫的那一刻
几乎要被遗忘的那一刻

烧 窑

砖瓦窑的烟囱贴着地面升起来
分享: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