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吞下铁……


□ 麦岸

傍晚的西西弗

狮子也并不总是威严的猛兽

它走向半空中两条麻绳

习惯性扭过头

眼神中灌满了水银

笼子外面的欢呼

不过是短暂的抽搐

观众偶尔的惊惧

不过是吓唬自己的把戏

“如果单单散步——

即可捕获一顿丰盛的晚餐……”

巨大的厌倦

最后变成一个水泡

巨额的遗产

打了一个得体的水漂

像空气无处不在

像真空乃存在的例证

“这网罗中的日月——

正如井底之蛙的浩瀚星空……”

 夏天写一首冬日的诗

我记得那些黄昏,日暮途穷的光景

坡兔跃过网罗逃回树洞

低矮的草垛,像一堆心事

塌陷在打谷场上无人料理

老鳏夫躲进山间的草屋烤火炉

咂摸着漫长的酒鬼的一生

想起早年跟人跑掉的小媳妇

那些黄昏被一场大雪掩盖

磨坊后的麦田被一群乌鸦抹黑

被窝里的女人和地窖的白菜

熹微的油灯,都让人温暖

河水流向自己的名字,远山更远

那些黄昏,南方人为雨所困

北方的人将南水北调写入情书

孤独的电线杆,像一个冻僵的人

像一个倔强的人,深夜也不肯回家

 塑料旅店

天黑了,我们只剩下半桶饼干

口袋里的面包碎屑

让我痛恨起克鲁泡特金

某年冬天我翻阅过他的自传

译者青年巴金

结果遗失在无政府的故乡

仅存蓝灰色封面

哦,我忘掉的事物也太多了

有次在一家小旅店

高速公路旁的俄式旧房子

在三楼最左侧

我把心脏咳进了马桶

连昨天一块冲掉

哗一世界那么安静

大地如此冰凉

唯有主义赠予棉花糖

天黑了,我们只剩下虚空

我换上一颗塑料心

我看不惯机器芯

天黑了,我们只剩下遥远

星辰被先富起来的人

——命名

持续的暗淡中

我们只剩下25瓦的灯泡

但是,主义万岁

天黑了,我们要自己照耀自己

  我吞下铁……

雪后的清晨,我吃下几块光滑的铁

怀着硬心肠去市场挣点钱

各位老板呵,都有一张黝黑的脸

“股市的韵律乃伤感之神”

在木板搭建的破房中买一包烟

虚构一个肺病时尚者的形象

千年已过,运河仍冒着雾气

某些见底的局部露出特色的国情

怀着一颗临时的黑心走出门

来到大片异域风情的街区

年轻的贵妇和她的牧羊犬

和她的精神面貌与xx日报吻合

各位女郎呵,都有一张封面之脸

“谁不想做15分钟的明星”

咽下的铁,闹得我内心沉甸甸

这蹒跚的步履,这……你瞧

“生命的意义”已被缩写为“生意”

 风车人

某一天夜里,噩梦和痉挛联手包抄了房间

早上醒来我匍匐在床边的地板上

那个镜子中的怪物是谁

与我拥有同一张脸一小人物的脸

真相是我的脊梁上长出一架风车

请问你们会喜欢一个风车人么

终日躲在灰尘飘荡的阁楼吧

取消约会,想方设法解决风车问题

我的业余研究足以著书立说了

然而风车却与身体更加天衣无缝

有一次,我就快要郁闷死了

星星都不想看,一阵风吹进木窗

悲伤的风车旋转起来,带我回到地面

请问你会喜欢一个风车人么

风一起他就要走了,不知降落何处

除非呆在家里继续风车知识考古

但什么时候,我已爱上一阵风,下一阵风

 海的女儿

有一天,她感染了小圆号的悲伤

把身子弯曲为一只紫贝壳

在海妖出入的窗前,捂起耳朵

她忘了吹奏体内的竖琴

让自己从一颗草莓长成荔枝

将鲜艳的水分藏在了衣柜后面

她拒绝油彩,再次撕掉素描

画一个沙滩男人;风一吹就不见了

在北方扮演路边木椅上的雕塑

在海岸他们像两个国家的旗帜

在深夜,她站立茶几上唱歌

最终把自己迁出词义之外

如今她是穿白背带裙的乖女儿

听众是另一个人,彼此是幸福的人

  作者简介:麦岸,1983年生于山东莒县,印有诗集《中国铁箱》《花心街》《穴居时代》,现居北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我吞下铁……”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