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曲兰《与教育部长谈心》


□ 陈 耳

《北京文学》2006年10月原创版上,发表了曲兰同志的报告文学《与教育部长谈心》,讲了许多精辟的改革教育的观点。恕我直言,该文也讲了不少毫无根据的言论。
一开始,她就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从小学到大学的16年教育,基本上是传授许多没什么实用价值的垃圾知识。我们上学是为什么,仅仅为学知识、为学习而学吗?”
在这里,曲兰否定了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认为16年所学的全是没有实用价值的垃圾知识,话说得太绝,把教师的作用全部否定了。
“人不学,不成器。”唐朝的教育家韩愈对教育的功能说得更透彻:“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的重要有三:传道,授业,解惑,这是千古定理,曲兰同志难道没读过。
小学是基础教育,小学生首先学汉语、认字。汉字汉语,是我国文化一大瑰宝,能不学吗?汉字有七万多个,不学四五千字,不足以满足会话、交际、作文的需要。汉语、汉字难道是“文化垃圾”吗?中国人不学会汉语、汉字,还叫中国人吗?
一个人从开步走到立身、成业,需要掌握多种多样的基础知识,诸如历史、地理、数学、物理、化学、政治(公民)、经济、医学、人文、艺术以至外语、国际关系、旅游学等等,这些在中学、大学或专科学校才能学到,难道学生学的都是“文化垃圾”吗?
曲兰同志困惑的第二个问题是:我们的教育越来越急功近利,只为考试而存在了。难道我们教育的目的就是培养孩子们娴熟的考试技巧?
不可否议,我国当今的教育存在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入学考试和学习期间考试的问题。可是,曲兰同志忘记了,自古以来,学校就有考试制度,不仅中国有,外国也有,包括美、英、法各名牌大学都有。公平地说,教育中不能没有考试。上学前不考一下,不了解他的知识水平,无以判断他够不够入学条件;入学后不考试,不能知道学生的成绩,无法编班;也无从考核教师的教授水平和方法。是的,考试不应过多、过繁、过严,但考试作为一种教学制度,又是不可缺少的,过多地挑鼻子、挑眼睛的毛病,容易因噎废食。
曲兰同志困惑的第三个问题是:教育的本质是什么?不是为了克服狭隘,让人得到全面的发展吗?可我们为什么却用教育剥夺孩子们的童年,扭曲他们的心灵?
教育问题很敏感,在实际工作中,不少小学、中学确实存在着教条教育、死板教育、填鸭教育的情形,使学生没有兴趣,负担过重,更糟的是损害学生的童真、童趣、童乐,使他们精神上受到扭曲。可我们也要估计到,这只是中小学教育中一部分情形,不能说,所有地区的中小学都是这个样子。
在曲兰同志提出的第四、五、六个问题中,写了不少很好的改革教育的建议,如取消“标准化考试”这杆假秤,加强对学生创造能力的培养,加强人文科学教育,给学生更多的自由活动的时间和空间,等等。作为一个家长,她能“体会”出这些问题是难能可贵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