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中的流浪者


  我叫塔卡,是一只地地道道的水獭,我的生命——从儿子到丈夫,再到父亲。我的一生,是追逐与被追逐的一生,甚至我还没有出生,追逐已经开始了……

  一、出生

  我出生的地方有两条蜿蜒流淌的河流,肯奈尔桥横跨其上,我的母亲和猫头鹰露丝共享着距桥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它那中空的树干很“靠谱”。

  露丝两条长腿在树上一搭,随随便便就能俯视我的母亲。那时母亲怀着我住在洞穴里,那里有不少盘根错节的树根,我们的老朋友白鹭奥格就住在离我们不远处。你看,我生活的地方和你不同,我们交往的朋友也不一样。但是我真是从还在母亲肚子里时,就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可是每年的这个季节,镇上的狩猎队伍都会组织起来,对水獭进行围捕。

  我不知道我是恨那些狂躁、咆哮的猎狗更多一些呢,还是恨那些跟在猎狗后面,拿着木棍和枪的人类多一点。这两样我都不喜欢,我尤其讨厌那只叫戴德洛克的猎狗。戴德洛克是猎狗头领,他体内有着狼族的血统,所以他最强壮、最机敏,无论是寻觅或是追捕,总是冲在人群、猎狗的最前面。

  他早就盯上了我母亲的洞穴,就像这一次,他猛地冲到我们的洞穴入口,奋力摇摆着屁股,扑腾着前爪想要钻进洞来。我的母亲蜷缩在洞穴的深处,戴德洛克猛地一探身体,我母亲“吱吱”地叫起来,她行动不便,已经退无可退。但戴德洛克却咆哮一声,又把头缩了回去。他的身体太过庞大了,钻不进这么小的洞。

  直到猎人们拖走了戴德洛克,他那低沉的、充满威胁性的犬吠,依然挑动着母亲紧绷的神经。露丝突然看到我的母亲抽搐起来,她的身体里悸动着的,是孩子即将出生的喜悦和痛苦。

  当太阳又一次升起的时候,我终于来到了这个世界。母亲给我取名塔卡,意思是小游泳健将——这一生,只要河水还在流淌,我就能生存下去。

  二、成长

  危险并不总是来自于猎狗和人类。那只清早沿着河岸而下的獾也想用我做一顿美味的早餐,要知道,我那时连眼睛都没睁开。

  獾试图钻进洞来,不过机警的母亲早就注意到了他的企图,主动出击,并且成功地赶跑了他。母亲小心地舔着我身上的皮毛,世界从那时候起慢慢呈现在我面前,先是听觉,然后是嗅觉,最后是视觉。三周大的时候,我第一次睁开眼睛,我的蓝黑色眼睛和母亲的一模一样。母亲总是趁着白天在洞外捕食,尽快回来守着我。偶尔,母亲和她的同伴们一起在水中嬉戏。那是个古老的游戏,在水面上跳跃,在水中翻腾、旋转。当两只水獭交叠在一起游泳时,和谐得宛如生来一体,这叫做爱抚吧。

  六周大的时候,我终于踏出了迈向洞外世界的第一步。世界缤纷斑斓,让人眼花缭乱。时有不速之客来打扰我——紧急迫降的白鹭奥格,在我面前支棱着比树枝枯瘦的长腿;偶尔有蛇在草丛里对我吐出舌头,“嘶嘶”地威慑。蛇有足够的鼠类做食物,并不会拿我果腹,我知道只要我不去打扰他们,我就是安全的。每一天,我都比前一天了解得更多。然后,我见到了河——我小心翼翼却又迫不及待地扑过去。对水的记忆烙在我的骨子里,我不需学习就能掌握那些技巧,河水轻而易举地托起我,有种母亲的温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探索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探索地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