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哈达图山


□ 陈萨日娜(蒙古族)

◎ 陈萨日娜 (蒙古族)

早上醒来的时候,萨姆嘎老人发现脖子落枕了。她吃完饭就僵直着脖子来厨房,找到了擀面杖。她右手拿住擀面杖,用左手顶住右手吃力地送到了脖颈,艰难地滚动了几下擀面杖。但是不一会儿,手就像灌了铅似的怎么也动弹不了,还酸痛得要死。这样凑够一百数对老人来说简直是一种莫大的折磨。老人索性扔掉了擀面杖,僵直着脖子走回卧室,从褥子底下拿出了一个光滑的深紫色的火罐。

“医疗条件好了,我们俩就被扔到这里了,不然在以前我们给多少人行过好事啊,那时候拔火罐我可是最有名的……”萨姆嘎老人自言自语着,开始寻找废纸。她来到儿媳的房间,从炕头的桌子上找到了一张印有汉字的A4纸。老人划燃了火柴突然想到:可别烧掉了有用的纸!她拿着那张纸来到了孙子呼格吉乐的房间。

“跟我们是没什么关系,但是跟额么格您关系就大了,现在社会条件好了,福利也高了。您能在升天后坐着专车,轰轰烈烈地上路了。”呼格吉乐看完那张纸若无其事地说。

“这张纸到底有没有用?我还忙着拔火罐呢。这孩子看了半天净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好吧!我念给您听!您可听好了!从八月二十五号开始统一火化逝者的尸体……”

萨姆嘎老人突然间失去了听觉般伸着僵硬的脖子,凑近耳朵,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孙子,嘴巴喘动了几下却始终没有吐出一个字。她用麻雀的爪子般干枯无力的手死死地抓住身边的椅靠,但就是觉得无法支撑自己干柴般枯瘦的身体。她哆嗦着挪动脚步,摸索到了墙。靠着墙歇息片刻后,老人手扶着墙,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她像一头劳累的牛一样粗喘着,用四肢爬上了炕,靠着铺盖躺下。交叉在臀下的两只手不停地发抖。

萨姆嘎老人精神恍惚地躺了好一阵后突然像阴天里迷失方向的人看到了阳光般眼前一亮,忽地跳了起来。她顾不上穿鞋,用袜子噔噔噔地踩着地,径直来到了屋西北角的佛像面前。她抖动着手拿了一把香。虽然手头有火柴,但是老人没有用,因为她忌讳用火柴点燃卫生香。她在火盆的火上点着了那把卫生香,小心翼翼地插在香炉里的余烬上。老人双手举过头,虔诚地祈祷着磕了几个头后,拉开佛像下面的抽屉,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个用天蓝色哈达包成的包裹。她将其轻轻地举在头顶走向了炕。

萨姆嘎老人像一个害羞的小伙子脱掉心爱姑娘的衣服般犹豫了片刻后轻轻地掀开了蓝色的哈达:首先现出了一串深紫色的佛珠。老人怕有谁要抢走一般嗖地抓起它,戴在脖子上。接着出现了一本天蓝色包装的硬皮本子。看到这本书,老人的手又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这是他们家的《家谱》。这本里有巴力吉老人的列祖列宗;有他们家族鲍尔吉姓氏的所有人的名字以及有关故事。但是自从巴力吉去世后没有人再记载过……

萨姆嘎老人皱着眉头思索片刻后小心地捧着《家谱》,重新走进了孙子的房间。

呼格吉乐钻进电脑屏幕,专心致志地“斗地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