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国立艺专往事(一)


□ 郑朝郑熔

  蔡元培提携刘开渠

  刘开渠,1904年出生于安徽萧县刘窑村,家中薄有田产,父亲游手好闲。出生后被母亲弃于家外,幸由祖母捡回。幼时从塾师启蒙,后人萧县高等小学读书,喜爱美术并有天赋,被美术教师王子云所器重。后考入北京美术学校,得名师李毅士、吴法鼎、王梦白、萧谦中、陈师曾等教授。

  1927年夏,刘开渠以优秀的成绩毕业了,随北大教授丁西林赴沪找工作。后又转赴南京国民政府大学院担任抄写员及刻蜡版工作。该大学院院长,即是中国现代杰出的教育家蔡元培先生。一天早上,刘开渠在院子里碰到态度和善的蔡院长,便鼓足勇气提出想去法国学雕塑的请求。蔡先生沉吟了片刻说:“你的想法很好,我们国家公派去法国学习绘画的人不少,而学雕塑的还没有,有机会的话可以考虑。”

  1928年4月,杭州国立艺术院成立,林风眠任院长,刘开渠为助教兼图书馆主任。开学典礼时,蔡元培亲临参加,刘开渠又向他提出去法国学习雕塑之事,蔡元培答应回京立刻办理。不久,大学院来公函称:派刘开渠以“驻外著作员”的身份前往巴黎学习雕塑,月薪80元。但80元连船票都不够,怎么办?蔡先生说:“早给你准备好了,我给中法友谊会写信,让他们给法国邮船公司联系,在船票上打个折扣,还给你预支了两个月的薪金,这样你就可以走了。”至此,刘开渠如愿以偿地踏上向往已久的雕塑之路!

  席德进是天才吗?

  席德进,个性强,自信,人国立艺专前已有较好的绘画基础。慕名进林风眠画室后,林师既钟爱之又苛求之。席德进早年迷恋巴黎画派的基斯林,受其影响至巨,而缺乏自我感受。林师对他的作品大删大改,毫不留情,使得席心中苦恼,怀疑林师不赏识他。一日,他托好友郭智革去试探林师,问:“席德进有天才没有?”林师避开没有正面回答,却说了一段话:“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花,有的是牡丹,有的是芍药,还有的是路边的一朵小黄花。问题不在于你是什么花,而是你要开放,你要尽其所能开开它!”

  这话传到席的耳里,人到心里,得到启悟,决心尽其所能开放自己这朵花。后来,席成了台湾最著名的画家之一,并被称为那里的“水彩画之父”。

  而席与林这对师生,情同父子,惺惺相惜。席曾著文称:“中国的绘画史,将会这样划分:林风眠以前的绘画和林风眠以后的绘画。”席不幸早逝,林著文悼之:“他是这一个时代的人,在绘画上说出这一个时代的话。他不模仿抄袭也不追求时髦,他始终是老老实实做人、诚诚恳恳画画,他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沅陵的“傻子村”

  杭州、北平两艺专在湘西沅陵合并,有一段相对比较安定的日子,学校开始复课。

  麦放明是位毕业女生,多才多艺,师生都喜欢她。当时她已结婚成家,因依恋母校要求随校西迁,林风眠校长特别批准。到了沅陵,麦放明一家住在旧庙里。但凡没课,一些要好的同学就到她家中玩。来得最多的,女生是梁树祥、张权、谢景兰,男生是李毅夫、张祖武、.莫桂新、赵无极。女的依序称二、三、四姐,麦为太姐。男的依序称大、二、三、四郎。当时,张权与莫桂新,谢景兰与赵无极正在恋爱,许多悄悄话,张、谢都是要和大姐麦讲的。这群志同道合、意气相投的年轻人,自称“傻子”,还在庙门上贴上“傻子村”三字,以表白不屑追逐名利的清高。大家非常珍惜这难得的平静,都抓紧时间画画、练声。麦两岁的卷发女儿,成为大家的模特,四郎赵无极给她画过许多速写。有一天,麦和赵心血来潮,用油画颜料在“傻子村”的一扇木门上临摹了一幅拉斐尔的《圣母升天图》。当时生活艰苦,姐妹们便买了当地的白底蓝花土布做旗袍,别有风味,引领时尚。平时伙食清淡,麦的公婆烧的牛肉很为“傻子”们喜爱,后来成为著名音乐家的张权去世前还怀念当年的烧牛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老年教育·书画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