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影帝张家辉我演过烂片,没演过烂角色


□ 张瑶瑶

  张家辉拿影帝,一众人都叹息:苦熬二十年啊,演了二十年小人物啊,受了这些年委屈啊,如今,终于……
  刚拿奖那几天,面对媒体,他自己也不讳言曾经的恨奖与今天拿奖的欢喜;时隔半月,坐在记者面前的张家辉,已经平静许多,他态度坚决地说:“不谈辛酸史。”
  当年关咏荷嫁给张家辉时,媒体以自以为是的口吻定性:“关咏荷放弃如日中天事业,下嫁张家辉。”记者问张家辉,事实是否如此。
  他坦言:“谈不上。当年放弃事业,她可不是为了我。”
  那么,曾经演了那么多烂片,现在想起来什么感觉?
  “我是演了很多烂片,但是我没演过烂角色。我努力演我的每一个角色。”
  
  
  “拿了这个奖就可以死掉了”
  
  今年的金像奖颁奖典礼上,张家辉穿着一套白色西装,安静地坐在台下。根据他后来的描述,其实当时是表面平静,内心非常紧张,掌心已经在出汗。颁奖礼之前,张家辉和太太关咏荷在家里从不提起金像奖入围这件事,“怕想太多难免会有压力,而最后万一不是自己拿奖,我怕我的表情会很难看,万一被摄像机拍到,就很尴尬了。”
  后来,摄像机拍到的,是他狂喜的样子。他可以安心了。他自己的话是,“拿了这个奖就可以死掉了。”
  这句话,张家辉是笑着对记者说的,但是对这个奖的重视,他从不否认。
  “我今年穿的这套白西装,就是我去年入围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时,颁奖典礼上穿的衣服,但是去年没得奖。今年我还穿这套,我拿不拿奖跟我穿什么衣服没关系。”这件事,整个采访过程中,他跟记者至少提了三遍。
  “我就是这样的性格。”这个42岁的男人认真地说道,口吻里带着点孩子气的倔强。他相信“性格是天注定的”。这话在他身上是成立的,这些年来,他始终是这样的性格。
  17岁那年,考入警队做军装警察。所谓军装警察,就是穿着警服,出外维持治安秩序,“给人开点罚单”的那种。因为开罚单时总狠不下心,常被老警察教育。做了4年,他觉得这实在不够“警察”,申请转去做破案的便衣。被上司拒绝了。“你不允许,我就不干了。”转身就辞了。廉租房里单亲家庭出身的孩子,二十出头刚进社会,警察这样收入颇丰、社会地位良好的工作,一赌气就扔掉了。也从不后悔。
  “如果我要10块钱,你非要只给我5块,我觉得你已经很不尊重我了。其实还是有的谈,但是我不会再给你这份耐心。”
  大概导演也是看出他这性格,加之曾经4年的警察经历,被朋友带着意外入行后,演的大半是警匪片——烂片里的主角,或者在还不错的片子里扮个配角。
  演了5年,直到忍无可忍。“经常收工后,开着车回家,边开边哭。你那样卖力演的戏,都没人看啊。赞也好,骂也好,好歹有点反应给我啊。可是什么也没有。你知道那种用力抛出去,连一点回音也没有的感觉吗?”他定定看着记者,叹问道。令人跟着不忍。
  接着,又是那样的“硬”。辞了亚视,跟关咏荷吵了嘴,一个人去了南非。其实,当时无线已经看好他,开出丰厚条件,签下他,还是没能留住他。因为他没有摆平自己的内心。
  总是对自己不满的人,容易得抑郁症——心理学上的说法,在张家辉身上得到印证。
  南非行前的低潮,是他自认对其演员生涯影响极大的一次;另一次,便是2007年,在内地云南的边陲小镇拍《红河》时的精神几近崩溃。
  “这是我第一次在内地拍那么久的戏。对环境完全不熟。下了飞机,坐8小时的车去山里。酒店门口站着个瘦骨如柴、脸色黝黑的诡异人;打开饭盒,一只好大的蟑螂在里面;远离家人,那地方又封闭落后,收工了,我还是戏里的那个人,没有老婆孩子的存在和别的环境让我从戏里的氛围走出来。戏又是悲剧。”
  时常下了戏,就立刻回房间,足不出户,独自落泪。恨不得“马上消失,坐计程车走人” 。但是太太、朋友打电话过来,他又总是撑着,“我能扛得过去,你们不用打来了”,“我能搞定我自己和这部戏”——还是这样的“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