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讲书堂笔记(三题)


□ 肖云儒


老字典埋着老日子

我自小在外公家长大,外公复姓欧阳,欧阳家就是我的老家,那里储存着我全部的儿时记忆。外公给我起名字,也和表弟妹们一道是儒字辈,云儒,京儒,宁儒,洪儒。八十年代以来,我老家的亲戚不约而同收藏了两部《中华大字典》(上、下册),这大约是因了我的二外公欧阳溥存是这部字典的两位主编纂之一的缘故。二外公是外公的二哥,因外公排行老三,我们称他“二公公”。这两部书,一部在广东珠海大表弟欧阳京儒家,一部在我的书架上。京儒那部铁灰色,书脊上下烫金镶红,是九十三年的精品豪华版。我的是绛红色,中华书局根据一九三五年版本于一九七八年十月缩印重版,我一九九○年才买到。仅仅这一个重版本已经第六次印刷,累计印数达到四十六万余册。
据“重印说明”介绍,《中华大字典》编成于一九一四年,初版于一九一五年,在九十多年光阴的洗濯中,有些内容不免会过时,但“由于此书收单字四万八千多个,是我国字典中收单字最多的一种,解释字义比较简明,并校正了《康熙字典》的错误两千多条,对我国古代历史、文学、哲学、语言学的教学、研究工作者,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我的这个版本,是根据初印本,删去题词、序和附录的《切韵指掌图》,缩印发行的。
二公公生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末,年轻时给清庭当差,官至甘肃武威道台,后来接受了新思想,辛亥革命前与外公欧阳瀚存同时去日本留学,他学文史,外公学经济,算是第一代留学生了。东瀛归来,因为沿海新经济活跃,外公去了沪宁一带当教授,他则留在北京北洋政府教育部当值,同时搞文字研究,译著有《经传译词》和《原始佛教思想论》(日·木村泰贤原著)。三十年代末,北平沦陷,溥老坚辞伪职,挂印隐居,让学农的大儿子也一并回家,爷儿俩在宣武门外江西丰城会馆当起了寓公。卖文为生谈何容易,不满十年已经家徒四壁,落到上小学的大孙子每天午饭只能吃凉窝头就咸菜的地步。公公瀚老虽然留学东洋,其时又在江西中正大学教授现代经济学,却是诗礼传家极重孝悌的人。听说了乃兄在北平的窘迫,便决然将兄嫂接回南昌故郡颐养天年。那时南昌太史第前后三进的老房,让日寇飞机轰炸成废墟,又在原地盖了一幢两进六室一厅一廊的新房。外公将自己住的大房腾出,虚位以待。这大约是建国头一两年的事。
北京来的火车这天晚上就要到了,已经忙了好几天的欧阳家,除了外婆在家镇守,和娘姨准备夜宵,祖孙三代二十几口人全体出动,十几辆黄包车前后拉开几十米,一路响着铃铛朝火车南站奔去,引得路人侧目。二公公下得车来,长袍马褂瓜皮小帽,戴一副石头圆镜,右手时不时捋着颏下的山羊胡须。公公平素是穿西装的洋教授,这天也是长袍马褂一厢侍候。只见瀚老趋步上前双手扶住溥老,老兄弟两个说了好一阵半文半白的客气话,大概是外公执弟子礼的一种不能省略的仪式,那是偏偏要在外人面前摆着谱说的。随后,这一溜黄包车队又穿长街走陋巷,直奔太史第而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