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窗口的风景


□ 张国太

  两三张办公桌。文件夹和笔筒。电脑、电话、皮沙发、书柜、空调、壁扇、藤椅、一套茶杯和茶壶、饮水机、报纸和文件。这些东西整齐摆放着,因其整齐而显得呆板。有些还蛮新的,有些已显出破败相。比如那套皮沙发,不仅皮面暗黄、衰败,有一天我把它们从贴近的墙壁拖开,发现它们背后的布也已经裂了,从里面爬出几只小虫。
  我的办公室窗口外面没有走廊,我每天通过门来观察它,接近它。有一天,我爬到窗外的防盗网上,从窗口探头看平常呆着的办公室,发现东西的摆放有些怪异,与头脑中形成的概念截然不同。这不能不让人有些感叹,观察一样东西,如果换个视角或换个眼光。定然会发现它的不同。
  我天天坐在窗前办公、写字,偶尔抬头望望窗外。这窗口,夏天风吹不进只有阳光直射,冬天等不到太阳盼来了冷风,害得我直抱怨。从窗口看出去,天空被切割成一小块棱角不清的怪状,有时候,看见几朵白云正在嬉戏,转眼间它们就逃离了这块是非之地。窗外有几座建筑物杂乱摆放,能见到几棵常青树。有一家小饭馆,它的烟囱天天冒着浓烟,硕大的排气扇不断地呼呼作响,有时炒菜的香味随风飘进窗来,在腹中空空时更觉得饥饿难忍。有一次我看见这家饭馆一个女服务员。身着紫红的工作服,坐在四楼走廊的栏杆上,一双脚悬空在外面一摆一摆的,我的心被提起来,随着那一摆一摆而一紧一紧的,真怕她一不小心掉下来。她正在打电话,格格的笑声脆生生地箭一般穿过空气直射过来。我因为紧张,写了一半的文章再也没能写下去,只好逃离窗口,躲到别处喝茶去了。
  后来,我几次到这家饭馆吃饭,站在走廊上,有意看看我所在的办公室,如果不是凭着楼层和大概位置,我恐怕要寻找好久才能找到这个窗口。那么,我时常窝在窗口后面看外面的人和事物,是不太容易被人发现了?
  无法避免地,我要告诉你,通过窗口我还能看到一家洗脚房。当然我所看到的是洗脚房的背后,物什杂陈,窗户破落,一些铁焊的防盗网掉漆掉得厉害。长长的走廊上,一些色彩鲜艳的毛巾晾晒着,角落里却堆着一大盆来不及的毛巾,该是五味杂陈吧?经常有年轻女子在走廊上经过,伴着清脆或嘶哑的喊叫。有时,她们还高声阔谈着某个话题,有时我能隐约听到“2号上钟”、“18号到钟”之类的叫唤。如果是夏天,她们都着短衣短裤,在阳光下闪着白光。因为隔得有些远,我只能模糊地看到白色在晃动,大致判断那是胳膊或大腿。我经常还会看到,晌午时分,披头散发、打着呵欠的少女们拥挤到水龙头下洗刷、化妆。这些是窝藏在洗脚房亮丽的门楣之后的角落,却被我日复一日地收入眼底。
  我特地绕到洗脚房前面,看到它高大的霓虹灯招牌,漂亮的门面,那些年轻女子身着职业装,一脸职业笑地招呼:“先生,洗脚?”我往往心痒难忍想进去体验一番,却常常故意把脸一板,转身离开。这些都是我在办公室窗口看不到的。有些东西,即使眼睛看到了,也不一定是真实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