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月的图景(组诗)


□ 王冷阳

一月的图景

敞开夜晚:歌声如雪,通过一扇朝南的窗
可以看见那些被光线支持的事物:车辆驶向一个人
的隐私。
酒吧落在纸上:一个女子走过记忆中的街衢
她的背影被黑暗加深。星空下马匹一闪
多少村庄和往事在冬天深深沉陷

我得咬紧牙关。一本书,一叠纸和一枝笔
支撑起我贫病的身子。谁在黑暗中造访一棵树
并将错误带回到从前?一棵树模仿着一个人的中年
打马归来的是别人,还是另一个我的歌唱,
多年之后高居天堂?有谁会怀抱我灿烂的尸体

在星空下追忆我平庸而善良的一生?
我梦见了他们:爱我却离我而去的人们
遭遇磨难而埋头苦干的兄弟
秋天到来,他们将炉火弄旺:
火光照亮平原上那些迎风而立的树木和房屋

一切都已来临。那些蒙尘的器皿闪耀
情欲的光泽。像一个人的双手在水中
捞起沉睡的花朵。今夜的诗歌将记述我平凡
而短暂的一天。我已无力将它们一一呈现
今夜的抒情在夜幕中沦为尘土

一个月份在平静中来临。大雪纷扬
比泪水更轻的雪花开在掌心:它无法替我
说出悲凉。黑暗是唯一的光。神的羽翼穿透空气
多像我乡野的年少时代在叙述中重返今夜
拆开的词语比记忆脆弱,款款踱步的女人通过了我
们的晚宴

我已无力在重述中涂改她漠然的表情。枯枝落地
今夜谁寸断肝肠?一月来临:像风吹送着风,
梦想撕咬着梦想。如果不是雪落到纸上
我一定被幻觉扶向更深的疾病与暮色:
在绝望中永生,在痛苦中缔造欢乐的琼浆

草原在有草的地方成为草的天堂
在白云的故乡梦见白云,在夜晚梦见你:
苦苦追寻的女子,我的爱,与雪花一同降临在门外
而今夜,谁家女子远嫁他乡,谁家炊烟
打开我眼里的忧伤:一棵树在黎明醒来

幸与不幸一同诞生:宛如雪花与尘埃相遇
然后融为一体,却不曾看清对方
我和你是两朵大小一致的雪花吗?
一朵代表生活,一朵代表梦想
星辰和怀念熄灭在一月的尽头:我从黎明返回纸上

星空下的钢琴曲

让我平静地迎接这些音乐的碎片吧
树木再一次抬高了翅膀上的星光
我不能说出爱,不能说出死亡中动人的一环
如果天空赋予我沉默的权利,我将缄口不语

有什么从两颊淌下。这遥远的神话,刀尖上的准则
再次将梦幻指引给我。请打开我的皮肤
如果血液流出:请让我学会忘记
星光一次次濯洗我疲惫的躯体。预言掠过泪水的湖

命运明亮的部分遮蔽我们的双眼
音乐无边无际,亡灵庞大的序列穿过谁的头颅?
我们一同毁灭!我们一同诞生!
美无边而没落。悲剧的美使我们口渴

风继续吹。迟到的幸福颠覆命运中最轻的一夜
你不要遗弃!空气和阴影,白金的呼喊
使我们沉醉于一场欺骗。一架钢琴焚烧的午夜
在一只猫身上留下清晰的灰烬

让我倒向茫茫星空吧!千古卷帙,修辞和肺病
只是一杯水的倒影。禁果高悬而我们坚守体内的黄金
岁月无尽而往世不远。穿过黑暗的大门,没有谁
能使亡魂重返家园。你什么都能遗弃:除了死亡本身

月 亮

仅仅是一个侧身
梦在继续。一把刀横亘在
喑哑的喉咙:低音区的一个音符
在一个人的表情深处跳舞

月亮挂在中天:如一记响亮的耳光
打在九月的脸上。被动词覆盖的黑夜
月光有效的打击,落在我笔尖最潮湿的部分
这是万物的软骨头的夜晚。节令自草尖滚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06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