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菊蕊的小说


□ 韩石山

  读高菊蕊的小说,我有一种亲切感,她家在永济,我老家是临猗,两地相邻,她笔下的风土人情,都是我所熟悉的。
  比如在《王满水的革命和爱情》中,写到刘红果要出嫁了,邀请了几个邻居妇女为她缝被子的情景,我小时候在农村就多次见过。就是有些很细微的地方,也能引起我的联想,比如《南方不是太遥远》中,康万红去老婆坟前祭奠,坟前有个专供烧纸钱的“砖窑”,起初我还疑惑,坟前怎么会有“砖窑”呢,继而一想,也就明白了。那不过是用几块砖垒的一个小小的砖洞,上面可放供品,下面烧纸钱可以避风,在我们那儿的坟地随处可见的。叫砖窑不为错,若叫成砖窑窝或砖窑儿,更恰当些。
  用了两天的时间,将书中的六篇小说读了一遍,感触还是很多的。我得承认,虽说很早就关注这位同乡作家,且知她是以小说名世,此前我几乎没有读过她的小说作品,读得多的是她的那些散文作品。长的短的,总有十几篇吧。
  我的感触有三点。
  一是作者对人情世态,有独到的体味与把握。以《南方不太遥远》为例,写的是一个犯罪的故事。一开篇就是主人公康万红要去烧村支书办的棉花加工厂,行进中无意间将支书那个苦命的妻子砸昏。而这个女人,竟没有去报案,给丈夫说了康的名字又后悔不迭,多次通风报信,以求良心的平衡。康万红呢,对这位远房的表妹,也有着一种深深的恋情与同情,当这个女人被丈夫遗弃且疯了之后,竟收留了她,结成没有名分的夫妻。这些看起来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作者娓娓道来,入情入理,我们只有信服。不是对人情世态熟谙于心且有独到的体味,怕难以有这样的艺术功效。
  二是作者编织故事时,频出“险招”。比如《一条通往天堂的路》,写饥饿年代,一个名叫常奎的生产队长,为了村里不饿死人去粮站借粮受阻,唯一的希望是筹集资金买平价粮,而身上却只有少得可怜的十几元钱。返回的路上,遇当地驻军一战士搭顺车(马车),竟为了战士挎包里不多的钱(去镇上寄捐助款,邮局无人又带了回来),将战士骗人芦苇地,揣下车抢走钱,致战士被狼吃而亡。即使生活中真有这样的事,我相信好多作家也会把战士改为其他人,比如商人,或是干部,而菊蕊偏就这样写了。看的过程中,我不由得暗暗担着心,这样残害一个解放军战士,该怎么收场呀?当然,最后常奎选择的是在军营前上吊这条通向天堂的路。这个地地道道的杀人犯,经过与两只狼的搏斗,总算赶在军号吹响前爬到军营前了断了自己。
  三是作者语言的灵动饱满,极具质感。这是我最为心折的。山西作家的小说语言,有个几乎是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以质朴流畅见长,菊蕊小说,却几乎反其道而行之,她的追求不在质朴,也不在流畅,而在一种极具质感的灵动饱满。空疏的感受,在她的笔下,总能化为具象的描述。比如《一条通往天堂的路》中这样的句子:
  兵蛋子对身边的常奎毫无觉察,他快乐地哼着一首当兵人常唱的歌,歌词铿锵有力的旋律扇动着翅膀贴着雪地上下翻飞……常奎一脚踩下车闸,车闸尖利的叫声在河滩的雪地上打了个旋,惊起一群觅食的飞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