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座古城的记忆(外一篇)


□ 于燕青

  老街
  延安南路、香港路和台湾路的老街是属于夜晚的,是适合做梦的。不是只有睡眠才能诞生梦,倘若时间、地点、空间、人物、光线契合了,是更让你怀想一生的梦。我的一个这样的梦就是在这里孕育的。说孕育有点矫情,因为孕育是一种优雅的等待。而它却是猝不及防的,就像被天上的馅饼击中。那是好多年前了,我随朋友来到延安南路。冥蒙的夜雾下,古街楼只有混沌的剪影,寂寥的星星且近且远。趿拉着木屐、穿着花袍裤的女人们,三五成群、舒行缓步地逛夜市。那时的肆声是永远煮不沸的水,那些悬挂着女人衣服和小饰物的摊位上不时传来她们潮湿、绵软的讨价还价声,她们脚下笃笃的木屐声也仿佛是催人入眠的小夜曲。女人们的这份悠闲自在,惹得我那位朋友顿生一半是妒嫉、一半是忧伤的羡慕。没想到这夜晚、小巷、女人、肆声组成的画面十多年后,在“怀想”这只手一遍遍地润色下,竟成了莫名的、欲哭的伤怀之梦。可我已是那个武陵渔人再也找不到返回桃源洞的路了。
  府埕乃是这座古城食文化的发源地,在包抄而来的市容扩建中,府埕如一帧镶嵌在华丽时尚影集里的旧照片。这帧旧照片越缩越小,如今也已是“人面不知何处去”。一个怀旧的人再没有比站在现代化高楼大厦的霸气、夺目光环下更感到荒芜的了。后来听说那里有家叫“空瓶子”的酒家,里面尽是民国时期的装修。也许是一种弥补吧。
  香港路跨街并排处,一前一后赫然骈立着两座明朝的青白石相间构筑成的牌坊,浮雕、镂雕的龙凤、花卉、鸟兽、人物巧夺天工,至今依然可见昔日旒冕簪缨的气派。一座“尚书探花”坊,镌刻的是出身贫寒的漳浦林士章于明嘉靖十四年赴京考中探花,官成南京礼部尚书及国史副总裁诸官职,历经嘉靖、隆庆、万历三朝的事迹。另一座“三世贰宰、两京扬历”坊,则是为才高位显的龙海人蒋孟育及其父蒋玉山、祖父蒋相而立。这些牌坊在这座素有“海滨邹鲁”美誉的小城里,无疑是“人杰地灵”的贴金牌。想必古时这里被称为南蛮之地,不会有太多达官贵人,这种科甲及第而官而显,除了彰显读书有用,还算积极的意义,昭示世人更多的是这些个才子高官个性恰到好处的张扬与抑制,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到极致和趋利避害的机敏,看不出他们为民作了哪些贡献。普罗米修斯在这里是受到嘲笑的。也许人们会说,生逢明朝那样的昏聩乱世只能独善其身了,可这样的独善其身何尝不是邪恶的平庸?这样的树碑立传,就像一群蠢人遇到一头猎狗,他们赞扬的不是它出击的速度和捕获猎物的多少,而是猎狗脖子上的项圈。
  台湾路的骑楼典雅古朴。当地人也叫它“五脚居”,上面是楼居,下面内堂外廊,老字号商店居多,如振裕、万元钱庄、天益寿药店、商务印书馆代理处等清晰可见。亦可想见当年此乃众商云集、经济发达的富贵繁华一隅。骑楼下两边街面,是熙攘喧哗的摩登服装和各类时尚品商店。不由得感慨那商鼎、周钟之文化是怎样地从瘴疠未开的新石器一路叹咏而来,从大禹的洪水、春秋战国的凛凛鼓声中呼啸而来,又在这曲水流觞的时光里与我们相遇,与现代脉络、商业气息在此衔接融会得那样和谐,雕栏画栋犹在,朱颜依然。想象的翅膀就这样浸染了神秘的色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