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爱论


一九四二年出生,湖南衡阳人。一九八〇年代中期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后赴美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师承著名美籍汉学家夏志清教授,获博士学位。一九九〇年代赴台任教于台湾政治大学,为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学术著作《魏晋清谈》《古典今论》《魏晋文学与玄学》等。业余从事散文随笔写作。现定居于武汉,为江汉大学中文系讲座教授。
  
  
  
  我这里所说的“性”就是英文的SEX,传统汉语中“性”本来指天性,没有SEX这个意思,什么时候我们开始用“性”来对译SEX,这需要考证一下,大约不过百来年的历史,但这篇小文不想干这种麻烦的事情。总之我要说性与道德的问题,就是要讲SEX跟道德的关系。我在《说道德》一文中曾经说过,我对道德的理解大致是:“凡有利(至少无损)于群体或他人的事是道德的;凡有损于群体或他人的事是不道德的。”以此言之,我对性与道德问题的基本看法也就是:如果这个“性”是有利(至少无损)于群体或他人则是道德的,如果有损于群体或他人则是不道德的。那么什么样的“性”是有利(至少无损)于群体或他人呢?我以为凡两情相悦或两相情愿的性就是有利(至少无损)于群体与他人。因为这样的性不会给他人造成危害,而通常会使对方愉悦,且可以为人类绵延后代。那么什么样的“性”是有损于群体或他人的利益呢?在我看来凡强迫或违背当事双方的意愿的性即有损于群体或他人。因为这样的性中至少有一方是不情愿的,这样就会造成伤害,甚至引发仇恨,那自然就会有损于个体甚至群体。因此简单说来,凡自愿的性(包括带有交易性质的)都是道德的,至少没有什么不道德;凡不自愿的性(包括婚内的)即不道德的。
  其实单就性欲而言(即性的愿望、性的欲求)是无所谓道德不道德的,因为性不过是人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也是最基本的需求,如果不跟别的人发生关系,那么它根本与道德无关。中国古圣先贤在这个问题上其实很开明,也很通达,孔子就说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告子也说过“食、色,性也”(这里的色就是SEX,相当于我本文中所说的“性”,即孔子说的“男女”,这里的“性”则是它在传统汉语中的本义)。“食”与“性”单独地讲,都无所谓道德与不道德,喜欢吃什么,食量或大或小,皆因人而异,通常人们也不会说三道四;同样地,“性”也一样,喜欢跟什么样的人做爱,多久做一次,人们也不必说三道四。只有当“食”和“性”跟他人或群体发生关系的时候才会产生所谓道德与不道德的问题。比方以强夺或欺骗的手段,从他人或群体取得食物,不惜造成对他人或群体的伤害,这才是不道德的;“性”也一样,用强迫、欺骗或其它不正当的手段取得性,以满足自己单方面的欲求而伤害他人以至于群体,这才是不道德的。
  问题本来并不复杂,我以上说的这些基本原则大概也不会招致严重的反对,但是一旦同实际的情况(无论古今)联系起来,问题就变得相当复杂了。旧时有一句流行很广的话:“万恶淫为首”;而最近这几十年的中国也有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词组:“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无论是古代的“淫”或现代的“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在某些特定时期都是极为恐怖的、可以致人于死地的武器(尤其是对女人)。在古文中“淫”有过多的意思(《说文解字》:“久雨为淫”),后来引申为邪淫的意思。所以“万恶淫为首”中的“淫”就包含着性太多或性的对象多或性的对象“不正确”等等意思。但是“性太多”、“性的对象多”、“性的对象不正确”跟道德有什么关系呢,如果它并不损害他人或群体的话?而且显然这矛头是专门指向女性的,男人并不在内,尤其是地位高的男人。比如皇帝、贵族,有谁指责他们“淫”吗?换成女人,性质就完全变了,甚至就连当了皇帝的武则天历来被骂得最凶的也就是她的“淫”。至于近几十年来广为流传的“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一词则更可怕,因为这个罪名就连男人也不能幸免了,谁沾上了这个词,谁就会立刻臭不可闻。要打倒一个人,或搞臭一个人,这是最有效的武器,简直是杀人不见血。记得文革期间被党章规定为法定接班人的副统帅本来各方面都是足以令人仿效的楷模,但有一天突然从天上掉了下来,立刻就“全民共诛之”,其中一条罪状就是说,此人十三岁时曾经奸污了家里的丫头,于是此人就不仅政治上反动,而且道德上堕落,可见是“死有余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更多关于“情爱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