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官李八亿


□ 李 铭

村官李八亿
李 铭

荒土梁子村的木匠李八亿老实巴脚半辈子,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村民选上当村长。而且县公安局还出动了刑警把他“请”了回来。
这事由邻院的兄弟媳妇马莲的一句玩笑话引起。
原来的村主任郝大炮涉嫌贪污被撤职法办,村委会整个班子彻底垮台,荒土梁子村一直处于无政府状态。乡里很着急,要尽快在荒土梁子村选出新一届领导班子来。酝酿了很久,选举会开了多次,都没有个结果。想当村委会领导的人不少,比如乡里刘秘书的小舅子,比如村里开商店的李大结巴,比如在乡里开饭店的三秃子,都在争。那些日子这些人都在分头拉选票,找关系。弄得村子里乌烟瘴气的。
马莲有一次在村民会上快言快语:这几个人当村官我不同意,他们的动机不纯,还不是想着自己的利益。这回咱要选村官得吸取教训,不能找这样的棍,咱老百姓惹不起。干脆,找个老实的人当村官,最好三脚踹不出个响屁来的,省得祸害咱老百姓。
乡亲们就在一起琢磨谁是三脚踹不出个响屁来的人选。后来有人兴奋地说:马莲,我看你叔伯大伯子就行。别说三脚,就是再加两脚——五脚,他也踹不出个响屁来。马莲的叔伯大伯子就是木匠李八亿。李八亿今年四十八岁,看着本人面目比实际年龄更老。老实人,没啥话,跟儿子李九斤一起过日子。老婆十年前跟养蜂的跑了。跑的那天下大雨,全村的青壮劳力都抄了家伙追。在城里的旅舍里把这对男女堵住了,这俩人当时一丝没挂在旅舍的床上骨碌呢,村里人怒不可遏要动手。这个没囊没气的李八亿横挡竖挡说啥也不让,给乡亲们递烟,说算了,算了,弄出人命咋办啊?气得乡亲们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坚持要养蜂的下跪,象征性地给那家伙放点血。李八亿看不下眼,要来了床单把老婆和那男的不该露的毛毛草草的地方都盖上了。
村里年轻的后生全笑了,说八亿你可真行,你还挺知道保护绿化建设的,你的事我们不管了。村里人一散,养蜂人就说大哥你是好人,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你。李八亿说,我更忘不了你。离婚证我带来了,你们走得远远的,别他*的回来了……
李八亿从此就出了老实的名。这老实话看咋听,说正面的话这叫度量,说反面的话这叫窝囊。叫这样窝囊的人当村官,老百姓放心。荒土梁子被前任村委会祸害够呛,村委会的房子卖了一半,后山的刺槐林子也卖了,还拉了一屁股的饥荒。再整个败家的来折腾,老百姓更没好日子过了。
这话很快就传到李八亿耳朵里,李八亿急忙去找马莲商量。
李八亿家院墙高,踩了一只竹筐试探着爬了上去。马莲正在喂猪,抬头看见墙头上冒出了李八亿的脑袋。马莲说,大哥,你就别推脱了,我看你干还真合适,我们都核计好了,再选举就都选你。你也那么大的岁数了,还年年上工程队支模板,身子骨受不了。李八亿在墙头上说,我不会说不会道的,当官的事我哪会?马莲说那有啥难的?当官的也不是生下来就会当官,还不都是后学的。没看电视上当官的吗,他们咋当你就咋当呗。就是整天开会,坐着别瞎动,听会,喝水,吃饭,喝酒,对了,你酒量大,人家喝你就喝呗。没几天就学会了,这事你根本不用愁,我教你。李八亿说你教我不行,兄弟媳妇教大伯子,外人讲究呱呱的多难听。马莲就生气了,拿木棍捅抢食的肥猪:兄弟媳妇大伯子咋的了?那你说吧,咱俩的事怎么办?李八亿赶紧紧张地制止,姑奶奶,小点声,我求你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