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风辞(组诗)


□ 江一郎

秋风辞(组诗)
江一郎

当秋天来到郊外……
当秋天来到郊外
天际一片空茫
几只云中雁,这天堂的树叶
往何处飘飞
地上衰草,林木,一点点黯淡的远山
仿佛流星的命运
刚刚擦燃,又瞬间熄灭
当秋天来到郊外
流过秋天的小河,将被一场风雪
粗暴地拨断……
河上白茫茫的芦花,白茫茫
撤走了春光的盛宴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
春去了,秋来了
世界啊,永不衰败
秋天的凉风里
不随风飘散
秋风辞
我写白露的凉,落叶的死,我写河岸
那群灰雁,在苇絮飘飞时
离开我的家乡,却
不肯将谁带走

我写白昼逝去,黑夜将越发漫长
而灯芯草的舌头,如此之短
多少温暖的话啊,风中
来不及说出

我写星光,我写星光下那个打更人
那个年迈的打更人,夜夜
从村前走到村后
像梦游的稻草人
傍晚之诗
是的,我一样喜爱傍晚
喜爱天边落日

我喜爱落日里的群山,田野
和田野两边的村落
凄迷的斜照中,炊烟飘摇
凉风从树梢掠过
我喜爱傍晚的另一个原因
是天黑的时候
小教堂的钟声响了
仿佛天堂的呼唤
落在低处
钟声响起,我见到屋檐下出来的人
沉默着向小教堂走去
悲苦的脸闪着光亮
我还看见村里那个最放荡的女子
低着头走在中间
暮色下,人们变得善良
没有谁朝她吐口水
他们一起走在暮晚的钟声里
那么相亲相爱
秋凉的时候
秋凉的时候,叶子总是一片一片飘零
鸟雀也日渐稀落
到后来,遍寻不着

以往雨水般密集的鸟雀,遍寻不着
密林深处,剩下破碎的风
发出低哑的声响

多少空寂,落寞,像败叶
像败叶上的霜粒
堆在身边
而进山采浆果的人,秋凉的风中
灌木一样沉默

不肯沉默的,唯有山下的大河
在冰封之前,嘶喊着
扑向遥远的天边
迟暮
暮色已经笼罩田野,那些秋后的
稻垛,慢悠悠赶回的空车
以及田边低头的灌木
慢慢隐而不见

连上空那群乌鸦,也慢慢隐而不见
如同被落日溅起的土粒
又被风击落

在黑黝黝的田野那边,我看见
一条通往县城的公路
最后一辆笨重的班车
摇晃着,开来

车后,还有几个赶路人
像深秋的木叶
无声地飘过
再一次写到芦花
凛冽的风,持续不断地吹过
芦花,无穷尽地飘落
在岸边,在水上

但我已经不觉得悲伤
不觉得凄凉
在这片冷霜的大地
多少美好的人与事
不知不觉间消失

悲伤有什么用
凄凉有什么用
不如快快乐乐地飘逝

不如在飘逝中快乐着,并将快乐
交给风带远
交给光闪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