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饱含哲理的“口水”


□ 王国平

一个封闭的小圈子,让人既迷恋又想发疯。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房间,再加上一整夜的时间和无数的口水……”
这是《梦想照进现实》影碟封皮上的一句宣传语,很是“抓人”。这句话的前半部分散发着“出格”的朦胧与暧昧,让人不由得“心怀不轨”,产生莫名的偷窥冲动。幸好加上了一个“无数的口水”,一下子冲淡了此中意味,倒是吊起了不大不小的悬疑难道整部电影就是一对男女在一个房间里唠唠叨叨一整夜?
恭喜你,答对了。
男的是电视剧《梦想照进现实》的导演,女的是这部电视剧的主演。拍摄正在紧张进行中,突然主演要求约见导演,她要说“有点儿糟心”的事。于是,自从她跨进他的房间的那一刻起,将近100分钟的时间,电影场景开始固定,两个人开始唱起“双簧”,或者说是“二人转”。
人生在世,有一项基本任务,那就是听人说话,所以说当人一旦失却了听力,就是不幸,就是残疾。听其他两个人说话但我们自身不参与,有很多的艺术形式,典型如对口相声,这是两个人在拼命地耍嘴皮子,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语言上的喜剧元素,博取观众一乐与阵阵掌声。基于说话是用来听的,不是用来看的,所以两个人在说话不适合视觉媒介来传达。电影是包容的,它是视觉媒介,也是听觉媒介,所以两个人说话可以拍成电影,而不适合拍成电视——电视就是电“视”,而不是“电听”。
不过说什么,对于电影而言依然重要。文学艺术作品的诸多要素中,对话是比较难以驾驭的。汪曾祺先生回忆说,有一次他写了一篇小说,有许多的人物对话,为了显示自己的水平,他就竭力把对话写得美一点,有诗意,有哲理。当他兴高采烈地拿给沈从文先生审阅时,沈先生说“你这不是对话,是两个聪明脑壳打架!”汪曾琪先生说从此他就明白了对话要尽量写得朴素,贴近人物身份。
但谁让这部电影的编剧是王朔。这是一位语言天才,用“躲避崇高”式的语言躲避崇高,用华丽铺张式的语言诉说着对华丽铺张的嘲讽。在他的笔下,人物一旦说起话来,大多没完没了,嘴角还带着一丝“不正经”。尽管金盆洗手封笔多年,但他这次再度出山,风格依然,人物说起话来,继续着那样的“诗意”与“哲理”。
主演来找导演,是想跟他说自己已经决定罢演。理由不是对片酬不满,故意“找碴”,也不是为八卦新闻提供素材,让媒体一哄而上,来一把恶意炒作,而是“演不动了”。她说她所饰演的这个名叫老徐的角色和自身毫无关联,这样的表演连她自己都无法接受,更别说令观众信服了。也就是说,她在进行自我质疑与自我反省。
有意思的是,作为导演与主演的徐静蕾没有忘记和老徐一起自我反省。徐静蕾出道以来,“清纯玉女”成了她的角色烙印。她对此有些不满,终于在自己的电影中可以奋起反驳了。当导演说“装纯就是你的路子”时,老徐慷慨陈词“什么叫我的路子?我没路子,装也得装得让人信吧?你天天看我,你信吗?……都什么年代了,还装这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