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河套


□ 徐 岩

河套
徐 岩

抱柴的人往河套边上走的时候,天下雨了。
那些散在河套边上的柴垛,大大小小的就被撂在了雨雾里面。
抱柴的人想这已经是十月份了啊,雨怎么还是说来就来呢。他就在心里想,霜降以后的天气真是越发的没办法控制了,天空一会儿白一会儿蓝的,让人看了有些渺茫。
其实,天气好坏对于抱柴的人来说倒没什么关系,可天一阴就会落雨,被雨打湿了的柴就会受潮了,抱回去,不知要用多少根火柴方能点着呢。抱柴的人心里这么想脚底下却加紧了些,他三步两步就到了自家柴垛旁。自家的柴垛他是认得的,不高也不矮,码花塄子似的码了整整九爬犁干柴呢,那可都是些粗细匀称的柞树和椴木柴。他跟婆娘一起码柴的时候,是算过的,至少要烧上三五年。至少。
雨不是很大,却在河套的水面上扯起了雨幕,雨滴斜斜的自天而降,砸在河面上,就冒起无数的小水泡,像起了鱼似的。雨中的远山成了灰白的底色,远山像被雨幕遮了般,清凛凛的,还从来没这么好看过。
抱柴的人想,天马上就要黑了,得抓紧生火做饭,吃得了还要去黑瞎子滩口帮北川起鱼呢。白天北川就来跟他说好了,在滩口的鱼点下了几挂底钩,和北川搭伙的船工陈金久去镇上买网线,要两三天才能回来呢,北川他一个人起不了鱼。
抱柴的人弯下腰身,从柴垛最底下费劲地抽出一抱柴棍来,都是胳膊肘粗细的干柴。他直起腰转身要走时,就被一个人轻微的咳嗽声吓住了。抱柴的人环顾了一下周围,没发现有人啊,怎么就有咳嗽声呢,而且那声音非常清晰。
抱柴的人在雨雾里站住,他仔仔细细地往周围看。
抱柴的人终于看见了站在旁边一个柴垛下面躲雨的那个人。
他是透过雨幕隐隐约约看见的,竟还是个女人。
室韦村有百来户人家,清一色住的是木刻楞房,整个村子被一条沙土路分割成了两部分,东、西和南都是山,只有北边是河套,而河套的身后则是更多的水。
真是美呀,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小兽都来这里冬眠,在河套附近的草窠子里,或者披了雪的山坳的背阴处。
村里人都知道麦苗的家。麦苗的家在村子的最北边,她家的窗子竟然也向北开着,从窗子里往北看就是黑黢黢的大山了。麦苗不是一般的女人。这是村里人的话,村里人的话不假,他们都是挑实在的话说。麦苗是个年轻的女人,因为结过了婚,身材才越发的诱人,走起路来袅娜着,真就跟随风舞着招人怜爱的即将成熟的麦苗似的。
室韦村人都知道,麦苗跟大生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大生当兵走时两个人正是如胶似漆地热恋着,让麦苗记得真切的是,那个冬天的夜晚,大生从乡里领回了军装,在村子北边的河套附近的燕麦垛里,大生把麦苗抱在怀里,俩人浑身都跟着了火般,要死要活地就把那事做了。可大生走了三年,却给麦苗打回一封信来,说他在部队结婚了,娶的是副政委的闺女。大生的爹娘来找过麦苗,要带着她去部队找那忘恩负义的家伙算账,被麦苗拒绝了,麦苗说找他能顶什么用,强扭的瓜不甜的。
之后,有人看到麦苗一个人在河套边待了整整一天。
吓得麦苗的哥哥也在暗中盯了一天。
让村里人想不到的是麦苗从河套边上坐了一天之后,回家便收拾了行李,坐汽车去了城里。麦苗是要先步行到乡里,再坐长途汽车到县上,然后转乘火车去了省城。打此之后,麦苗竟走了整整两年的时间。麦苗回来的时候,怀里就多了个孩子。麦苗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提了个红色的提包,真是既疲惫又怪异。

当时室韦村的人都说麦苗瘦了。还有人说麦苗虽然瘦了,但却比在村里时清秀了许多。邻屋的人便迎过去帮麦苗提行李。麦苗就跟她娘说,三伯家的表哥在吧?叫上他吃过午饭套车去镇上的火车站一趟,取行李。麦苗的表哥果真就在后晌去镇上拉回了另外两个包裹和一台黑白电视机。室韦村的人就都睡不着觉了,他们都挤在麦苗家房子里看节目。电视信号不是很好,画面上雪花多,却没有谁愿意离去,因为那毕竟是村子里的第一台电视机。直到一连看了两天后,才有人问起孩子的事来。麦苗竟爽快地说,她嫁人了,孩子叫豆豆,他爸爸在城里盖大楼呢。
麦苗便在村子里安顿了下来,麦苗跟娘一起犁地种燕麦,套爬犁砍烧柴,渐渐地就将豆豆拉扯得会走了。
抱柴的人叫木祥。
雨渐大的时候,他将在柴垛旁发现的那女人带回了家。
木祥让女人进屋里坐下,又给他倒了碗热水。趁女人捧着碗喝水的当口,木祥去外屋地将灶上生了火,再往锅里续了水。木祥再回到屋里时才问女人,怎么就躲到了’河边的柴垛旁?
女人长得不算太美,却眉眼分明,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木祥是去过城里的,他去的是县城,县城里的女人是村里人没法比的,无论是皮肤还是身材,都可以让木祥一眼就能够分辨出来,拿书上的话说叫一目了然。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