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克思在东亚


□ 李政亮

  日本共产党的自我解散,遭到共产国际的指责,日共于是在一九二六年的五色温泉会议上讨论再次组党的问题。在这次会议当中,日共发展史上著名的山川均主义与福本和夫主义正面对决。依照立花隆《日本共产党的研究》一书所述,山川均认为,要累积革命力量,日共应先转向合法的无产政党、避免非法的共产党活动,如此才能集聚足够的资源,毕竟,日本离革命阶段还有一大段的距离。更重要的是,山川均认为列宁路线是俄罗斯独特的产物,该路线未必适合日本国情。然而,山川均却面临新冒出的福本和夫的强力挑战。与曾因左翼运动多次坐牢的老革命山川均不同,福本和夫不仅毕业于东京大学,更自一九二二年始在欧洲留学两年。一九二四年回到日本的福本和夫,非但旋即出版《社会的构成及其变革过程》等著作,更对当时包括河上肇在内的知名理论家进行批判。尽管福本和夫的作品以艰涩难读著名,然而,他笔下的马克思理论,却是一篇篇吸引读者(大学文化程度在日共占相当比例)立即进行革命的文字。一时之间,福本和夫在日本左翼运动圈里卷起千堆雪,他不仅被视为新的理论大师,当时更有人称之为“日本的马克思”。在福本和夫眼中,共产党应由职业革命家所领导,而共产党员应具有坚定的马列信仰,并且党应通过激烈的理论斗争排除不彻底的马克思主义者、结合百分之百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这也就是他著名的“分离与结合论”。对福本和夫来说,日本已进入资本主义没落的革命关键时刻,然而,革命行动应听从共产国际的指示进行。除此之外,两人对革命路线的判断也有许多不同。例如,山川均主张一阶段革命,因为政权实际是由帝国主义资本家所掌控,天皇不过是工具,一阶段革命论也就是直接针对这些资本家。不同于山川均的主张,福本和夫则提出两阶段革命论,应先面对代表封建制度的天皇,再解决资本家问题。另外,山川均认为阶级意识是随着革命的进展自然形成的,福本和夫则认为应由知识分子灌输劳动者阶级意识以利革命的推展。
  以理论指导家之姿出现的福本和夫,其激进路线在五色温泉会议当中击败了老革命山川均的稳健路线。然而,当时主张统一战线的共产国际迅速否定福本的“分离”观点,并为日共制定了《二七年纲领》。不过,其时的日本已是右翼势力逐渐达到顶点的时刻,一九二八年“三一五大检举”与一九二九年的“四一六大检举”都使日共摇摇欲坠。尽管当时处于权力斗争状态下的共产国际再次更改《二七年纲领》的路线,提出《三二年纲领》,但是,新纲领出世之时,日本已然出兵东北,在国内对左翼的打压则更趋严重。老党员佐野学与锅山贞亲在狱中所写的《告共同被告(即被逮捕的日共同志)诸君书》当中,便表明了从共产主义者“转向”民族主义立场的意向,而其效应则是监狱中大约三成被捕的左翼人士纷纷要求“转向”。“转向”一词,旋即成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日本的时代语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