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政治是一种怎样的公民“副业”


□ 徐贲美国加州圣玛丽学院英文系教授

副业与职业的不同在于,由于从事公民政治的普通人不能由副业捞到一官半职,或得到什么油水外快,这个副业才更成为一种“召唤”

  特约作者 徐贲

  尼采在《看哪,这人》里把有的书看成是“新经验最初的语言”,许多人不知道如何去读这样的书,因此以为书里并没有说出什么,至少没有说出他们认为是值得一听的东西。

  尼采是这么说的:“一本书论及所有各种完全在我们日常经验(甚至稀有经验)之外的经验——它代表连续发生的新经验最初的语言。在这种情况下,是不会听到什么东西的。人们就有了听觉上的幻觉,以为听不到什么东西,那就没有什么东西。”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公民的政治“副业”和“参与”不过是某种在“日常经验之外的经验”,因此成为他们因为无法真实接触而觉得是“没有的东西”。

  我的《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一书出版后,有人指责它想用政治”副业”引诱人们回到“文革”时代。一位批评者写道:“‘文革’中,政治恰恰将所有人都卷入了进来,上至国家主席,下至无官小民,都卷入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中。父母与子女斗争,上级与下级斗争,朋友之间意见不合也开始斗争。政治确实有斗争这一层含义,而徐贲先生这样一部《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难道是要所有人都卷入人与人的斗争中去吗?”

  政治,无论是“职业”还是“副业”,都不等于“人与人的斗争”,也不应该是这样。如同当年在”文化大革命”中的那种残酷斗争、阴谋诡计、你死我活,并不应该是政治的本质,至少不应该是作为公民“副业”的那种政治的本质。

  政治是每个公民的“副业”,这句话来自美国已故伊利诺伊州参议员埃弗雷特·德克森(Everett Dirksen,1951-1969年任参议员)。德克森曾经说:“政治不是某种你可以拿来交给‘别人’的东西。既然政治是通过政府指挥人间事务的艺术,它就应该是这个共和国内最好的职业和所有人的副业。只有在民主制度中,才有可能这样看待政治。现在许多人似乎把政治与坏事、腐败行为、贪污受贿、道德败坏等同起来。我发现古往今来,大多数这些抹黑政治的话都是在人民不能选举官职人员的地方发出的。蔑视一切从政者并贬低他们的动作,就是蔑视选举他们和支持他们的人——即选民。”

  德克森原话中“职业” 用的是vocation一字,“副业” 用的是avocationo Vocation是从拉丁语的vocatio来的,原意是神的“召唤”“传唤”和“天命”,因而成为一种“追求”和“志向”,所以它更为确切的中文翻译可以是“志业”,“志业”不是一般的职业,而是从事一件有很强的责任感、荣誉感,甚至是神圣感的事业。这个说法或许能让我们更好地理解来自同一词根的avocation的意思,a在这里是away的缩写,所以它是对”志业”的偏离而不是反对或背叛,是一种仍与“志业”相联系,但又在它之外的“副业”。这“副业”既会继承“志业”里包含的荣誉感和责任感,又要在“天命”之外完成更多世俗的事务,这个意义上的公民政治“副业”,就是公民在民主政治生活中的参与。

  “志业”这个说法让人联想到德国社会理论家马克斯·韦伯(Max Weber)的两篇著名论文,一篇叫《作为志业的政治》(Politik als Beruf),另一篇叫《作为志业的科学》(Wissenschaft als Beruf)。

  Beruf这个德语单词在英语中被非常恰当地翻译为vocation。“志业”准确地传达了韦伯对政治职业的观念和期待。韦伯并不是把“政治”和“科学”仅仅当作职业市场上众多选择中的两种,而是当作对人具有“召唤”意义的“追求”。许多职业都不过是当事人恰好、碰巧在学校里学了一个专业,找到了一个提供收入的饭碗。在韦伯那里,政治和科学不是这样的职业,而是从业者透彻地了解并认真选择的事业。那不是“碰巧”得到的,不是一个可以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工作”,更不是一个可以拥权自肥的“行当”。

  这个道理并不是所有从政者都懂的,或者就是懂也不肯这么做,因为他们放不下自己的私利。政治是他们保护自己利益的手段,没有这样的政治他们就会完蛋。

  韦伯说,以政治为业有两种方式:一个是“为”政治而生存,另一个是”靠“政治而生存。这两种人虽然都以政治为职业,却是根本不同的,“前者从内心里将政治作为他的生命。他或者是因拥有他所行使的权力而得到享受,或者是因为他意识到服务于一项‘事业’而使生命具有意义,从而滋生出一种内心的平衡和自我感觉”。而后者则将政治作为固定收入的来源,当成出人头地、谋权图利的手段,他们是“靠政治吃饭”的人,是一些心胸狭隘、不择手段维护自己私利的奸诈伪善之徒。

  在今天的中国,确实存在“当干部””吃政治饭””享政治福”的人。因此,不少人对从政者充满了不信任,一提起就会表示反感和蔑视(尽管他们自己也很想有机会加入那些他们痛恨和鄙视的干部人群)。不仅如此,他们连政治本身也一起厌恶、讥讽和鄙视。因此,一说起政治,他们想到的就是权术、阴谋、诡计和欺骗,以为政治只能是像“文革”中那样自上而下的人斗人、人害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政治是一种怎样的公民“副业””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