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低沉如叹息


□ 才朗东主(藏族)

  作者简介
  才朗东主,男,1967年生,藏族,青海省海南州贵德县人,曾发表藏汉翻译诗歌作品数首,这篇小说为处女作。现供职于北京某影视公司,任编剧、统筹等。
  
  那是在黄昏,旺杰背着那把心爱的老式叉子枪,吹着好听而有节奏的口哨,把羊群赶向自家帐篷的方向。在他正要向一个经常落后的老母羊抛石子时,看见一个像人模样的黑东西在不远处蠕动,远看像一只牛犊大小的大藏獒,他细看了一下可也不是,因为他见到它的头上裹着红头巾。
  “喂!”他大声喊了一声,没有动静。夏季牧场的牧人都是散居着的,这山峰脚下只有他的家,其他牧民都住得很远,黄昏时候早都回家了,可那分明是个人。他习惯性地右手摸了摸枪托往上挺了挺,虽然枪膛里没有火药。
  他走到那黑影跟前才发现是个女人,二十岁刚过的样子,这女人脸色蜡黄,嘴唇发青。她看似绝望的眼神里有种求生的微弱之光,那干巴巴的嘴唇在微微翕动。他也没问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谁,或是为何在这儿的原因,急忙背起这个女人往自己的帐篷方向走去。走了十来步,他心神不安起来,又把她放在了地上。因为他忽然感觉有种不祥之兆,这女人很可能马上就要死去,而且肯定会给他带来厄运。因为谁都这么说,村里的朗嘉老人在年轻时候的一个傍晚,在腊日卡河边遇到一个因为去拉萨朝觐而路上病倒的女人,当他抱着她,快到自家帐篷时,那个可怜的女人咽气了,这使他一辈子遭到厄运,家里的光景一年不如一年,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熬过了一辈子。虽然旺杰看到她那绝望的眼神,微微翕动的嘴唇,他还是转身迈步离开了她。
  赶着羊群他依然心神不宁,忽然想起三个月前经过这儿的一个密宗修行者的话。当时他给修行者取茶碗倒茶时,一只蚂蚁从碗底往上爬,他厌恶地把那只蚂蚁踩死在修行者的面前,修行者当时立即站起来背着木架子走了出去,走到很远他才转身对旺杰说,我为了喝一口茶而害死了一只无辜的蚂蚁,你要知道,蚂蚁也是生灵,你我没有权利剥夺它的生存,也许你我的前世还是只蚂蚁呢!修行者洪亮的声音还在他的耳边萦绕,那修行者还正在这山里修行呢,万一他知觉了这事会怎么样?他忽然觉得修行者在山洞里洞察了他的一举一动,于是他又止步不前了。
  旺杰又一次背起这个垂死的女人,进了帐篷。这女人虽轻,但她的背包很重,使他气喘吁吁。他把她平放到氆氇卡垫上躺下,把背包放在她的枕边,马上生火烧起了茶。
   茶烧开了,又在锅里煮了肉。旺杰端着一碗茶,走到她的身边,轻轻抱着她的头,就像给一个婴儿喂饭一样,让她喝了几口茶,随后又从锅里舀了一碗羊肉汤让她喝,他还将自己做的烧得焦黑的饼子,掰下一块放进肉汤里,蘸着让她吃。那女人或许是饿晕了,吃着吃着慢慢抬起头来,眼睛好像也有神了,不一会儿,便可坐起来了。看着她慢慢地也能吃点肉,旺杰心里总算舒了一口气。也许是食物的能量,也许是慈悲的力量,或是修行者的法力保护了她,在冥冥之中,有个不确定的神灵拯救了这个垂死的女人,他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