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表弟挣了20万(小小说)


□ 李其祥

  舅舅住在乡下。一天,舅舅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件事让我帮忙。我恭敬地问,什么事呀?能帮的忙我一定帮!舅舅说,没什么大事,就是我给你寄去1000块钱,你收到后再给我寄回来。
  我感到莫名其妙,甚至惊讶,以为是听错了,忙反问,你说什么呀?你给我寄1000块钱,让我再给你寄回去,对吧?舅舅郑重地说,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这一下,我彻底糊涂了。我试探着说,舅舅,你该不是开玩笑吧?有这种必要吗?舅舅一听,忙不迭地说,有,有,真的,舅舅不骗你。你就照舅舅的安排做就是了。舅舅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寄钱时,下边一定要写你表弟的名字,不能写你的名字,你一定要记住!
  没几天,舅舅寄来了第一笔汇款1000块钱,取出之后,我连口袋都没装,按照舅舅的安排,写了一张汇款单,把钱分文不少地又寄了回去。至此,舅舅每个月准时寄来1000块钱,我又准时把1000块钱完璧归赵。时间一长,引起了邮局女服务员的注意。一次,女服务员不解地问我,你们在搞什么游戏?我笑笑说,这是对方的创意,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显然,我的回答没有满足女服务员的好奇心,她以为我在骗她,但是,我真的无法向她解释清楚。
  半年后,我实在忍不住了,问妈妈。我说,妈,我舅舅干吗要让我和他玩这个游戏?
  妈妈苦笑说,这不是游戏,这是为了安抚你舅妈。你舅妈重病在身,如果让你舅妈知道了真相,后果会很严重!
  难道我表弟的事情现在还瞒着她?
  妈妈说,是的,你舅妈就这么一个儿子,她天天盼望着你表弟挣来大钱结婚呢。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舅舅是在和舅妈玩游戏,是在骗舅妈。我只不过是他的一个道具。
  我没有再问什么。但是,我知道,我表弟的婚事并不顺利。几年前,表弟就20多岁了,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一见面,女方问他有彩电吗?有冰箱吗?有洗衣机吗?有摩托车吗?几个问号像几颗小炸弹把表弟炸得晕头转向。表弟心里很清楚,他家种了五亩地,一年收两季庄稼,就算一亩地一年打1000斤粮食吧,五亩地也就是5000斤,一斤粮食卖六七毛钱,总共也就是3000多块钱,再扣除投入的化肥、种子、农药等其他费用,哪里还会有余钱?何况全家几口人还要吃饭呢!
  表弟决定进城打工,他盖过大楼,当过保安,搞过家政,似乎都没挣到钱。其间,他还抱着侥幸的心理找到婚介中心,想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在城里找一个对象。表弟在交了100块钱之后,婚介中心安排他和一个姑娘见了面。姑娘问他在哪里高就,有车子吗?有房子吗?表弟就实话实说。表弟说自己是农民工,有一辆旧自行车,还有一间房子,是租的。姑娘一听,笑了,说你真幽默,谈朋友,车子暂且不论,你至少得拿20万块钱买一套小房子,不然,人家跟你当游击队员呀!姑娘说完,打了个优雅的手势拜拜了,弄得表弟的脸一红一白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