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纸手铐


□ 梁 奕

梁奕

  第一章

  A看守所。现在

  四月三日阴天气温寒冷看守所三栋

  刘昆仑不知道从今天开始记下的日记会不会有一天可以带出看守所,会不会有别的人看到,对自己的案情和未来有没有影响,刘昆仑记下的是自己作为在押警察被侦查、被审讯、被看押的真实过程和心路历程,也可能作为—个尚未被定罪、被开除的刑事警察留下的一部办案的反面教材。

  刘昆仑是前天下午从派出所被押到检察院督侦二处的,同时被押的还有所教导员、刘昆仑的副手刑事中队副队和另三位兄弟。涉嫌的罪名是“刑讯逼供”。他们已经四十八个小时没有睡觉了,连续不断地审讯,临时看押点放在检察院的会议室内。他们六人都面对墙壁坐着,只要有人说话,检察官就大声呵叱。他们的事是明摆着的,还需要串供吗?人是死了,刘昆仑认为绝对不是他们打死的,进他们中队不到二十分钟就送医院抢救,如果是打死的,肯定是遍体鳞伤。不被暴打不会死的,而现在的法医鉴定是背部有少量淤伤,小腿和大腿有伤痕,这些轻微的伤痕难道会造成这个毒贩的暴死吗?这个毒贩肯定有其它的疾病,是因为别的疾病导致死亡的。前两天搞行动本来睡眠就严重不足,加上四十八小时又没睡觉,笔录作了三次,作了又重作,检察官开始说刘昆仑不老实,不配合。最后一道笔录刘昆仑实在也熬不住了,刘昆仑基本上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了,要怎么写都行。不知道哪位兄弟说刘昆仑动了手,没有抽他耳光,用他的衣服蒙他的头,手重了点,碰到毒贩脸上。最后按指模时,王检察官看样子干得不是很多,抓刘昆仑的手指头老抓个斜的,按了十几分钟都印不好。他说刘昆仑不配合。刘昆仑说:我就是干这行的,我自己按,效果比你按会好些。王检察官不听,非得抓着刘昆仑的手指头一个一个弄。到了昨晚,刘昆仑已经极度疲乏,就想早点去看守所,可以尽早休息。

  昨晚凌晨三点四十分左右,检察官把他们送到看守所,检察官还是比较客气,始终没有给他们几位戴铐。看守所值班的都是老熟人,见了他们都很难过。看守所侦查科江科长也值班,他晚来了一步,没弄清状况,以为他们是来送人的,还大声开着玩笑。最后看到他们六个往那墙角的身高标线、抱着“刑讯逼供”嫌疑犯的小黑板照相时,才知道他们的身份变了。他不相信似的,摘下自己的眼镜多看了他们几眼,又迅速戴上眼镜抢过他们的拘留证,很认真地审看。最后江科长摘下眼镜看着他们,难过地摇了摇头。工作人员走过来对刘昆仑说:“对不起,例行检查。”说完他用金属探测器开始从头到脚地扫描刘昆仑身体。

  江科很激动的声音扔了过来:“别扫了,他们还带了武器不成?收起来!”刘昆仑看了看王检察官,王检察官低头不语,工作人员把探测器收了起来。

  进号房之前,每人要交一百元钱,要买自己的两床被子。他们六人的随身物品都被督侦处依法暂时扣押了,都身无分文。江科很够哥们,他掏了六百元给了值班财务,他们的皮带、鞋带都收掉了,皮鞋里的金属垫片也被掏了出来。江科又拿起电话给所领导汇报,请示他们人监后怎样对他们的身份进行保密。放下电话,江科他们几个开始为他们挑选起监房来,关押他们的监房里不能有他们分局送押的嫌疑人。经过很长时间的排选,他们的六间监房挑选好了。他们六个倚着墙角都睡着了,是江科的声音把他们叫醒的。江科看着他们一只手提着裤子,一只手抱着两床被子歪歪斜斜站起来,他的眼眶红了,他的嘴动了几下,他们都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