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拇指向下


□ 小 画


站在古罗马斗兽场,你一生有关恢宏的构建,都小得像一只蚊子。
一个现代足球场,只奔跑二十二个人,而古罗马斗兽场却能同时容纳三百名角斗士嘶杀,还有五万观众呐喊摇旗。最高贵和显著的位置,当年坐着身披金线红袍的古罗马皇帝,在嘶杀的最惨烈处,他会轻理红袍上的细摺悠然而起,当他慢悠悠地摆了一个pose,做出一个拇指朝下的动作时,这场角斗,无论是人与兽,还是人与人,都要嘶杀到死。
嘶杀到最后一个人,像一件无数刀剑洞穿过撕扯过的破衣裳,孤独地扔在偌大的空地上,越过尸体和血,疼痛着等待掌声。
掌声肯定会响起,而且混着狂热的欢呼和尖叫,那种狂热胜过尖叫麦当娜。
拇指向下,优雅的死亡手势。
两千多年前,这数万奴隶用生命与死亡建起的巨大场所,不上演戏剧、不踢球,它上演最盛大的杀人游戏。像看斗鸡、斗牛一样,人们专注地玩味着每一个细节,伸长脖子盼望着嘶杀痛快淋漓,呼喊声惊天动地。
杀人也是一种庆祝。
在古罗马历史上,著名的暴君尼禄带着一张略有忧郁的脸,穿梭在这种杀人游戏之间。在历史上,他双手上的血迹让任何一种去污剂都垂头丧气。他杀死了自己亲生母亲、妻子还有自己的兄弟。杀死这个兄弟的理由很多,其中一个竞是这个兄弟具有一种很男人的磁性的嗓音,而尼禄的声音则嘶哑得像一只破锯。传说他纵火烧了罗马城。在罗马城一片火海之时,他狂舞双臂高诵诗篇。那只破锯嗓音,呛了烟之后,和火焰一起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大火之后,尼禄将纵火罪转嫁给基督徒,将近三百名基督徒像灯一样点燃,一个个活活烧死。
就是这样一位暴君,他居然提出取消角斗士,效仿古希腊上演艺术!但,他也没有想到:众人的残忍在他之上,众人更沉醉于这种杀人游戏。元老院和民众,他们齐声说:NO!
坐在宏伟的斗兽场外,我炫目。这巨石垒砌的圆型建筑经历2000的风雨仍然面目硬朗而光滑,楚楚如新,大气磅礴而又细节完美。它的一小部分外墙古时就被人为损毁了,裸露出破旧的内脏,像一种苍桑的诉说。
阳光下,我和许多人坐在斗兽场的远处,内心震憾,但,无语。这样的阳光在两千多年前照耀过角斗士最后的眼神,照耀过他们的勇敢、恐惧、无奈和凄凉、也照耀了看台上、包箱里的人们因尖叫而失声的喉咙,因激动而纷飞的吐液,因欲望而扭曲的脸。阳光不参与人类的罪恶,它只是鉴证。鉴证生与死,善与恶,也鉴证人们内心最隐蔽的情愫,那些贪婪、那些欲望、那些人们自己都不敢面对和承认的嗜杀本性。
罗马城的标志是一只母狼喂养两个婴儿的青铜雕塑,这座雕像引无数游人尽折腰。相传其中的一个婴儿就是罗慕洛,他是由母狼喂大的,之后,他于丛林中返回人间,在公元前八世纪建立了罗马城。不知道罗慕洛返归人类之时,毛是否退净,但退净了皮毛,狂野却澎湃着台伯河,狂野是血液里的舞蹈,它不是看到的而是感受到的。很快,周围的土地就感受到了古罗马狂野的刀锋,它比铁犁更锋利,它切开土地和人们,用嗜杀达到一种征服。凯撒大帝和他的侄子屋大维——奥古斯都皇帝将他们的长矛和战马横跨欧、亚、非,让地中海成为了古罗马的内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