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艺术的“无我”、“大我”与“自我”


□ 张洪亮


内容摘要:艺术得以永恒的精神是每个民族、每个艺术家个体发自心灵深处的生命精神与自然宇宙精神的亲和融通,它使艺术生命精神生生不息。老庄美学对中国艺术精神影响至深。艺术的“无我”精神境界,就是要超越“小我”、“自我”,超越社会现实,超越一切功利,超越时空而至“大我”、“超我”的宇宙生命意识,进入自然、自由的审美境界。艺术的“无我”、“大我”与“自我”是艺术审美创造的不同境界。
关键词:老庄美学艺术精神审美境界生命精神

在科学与经济日益发达的今天,人们的审美理想、精神生命难道也随之提升到新的境界了吗?不论是中外文化艺术,还是任何艺术流派与样式,艺术得以不灭以至永恒的原因是每个民族、每个艺术家个体发自心灵深处的生命精神与自然宇宙精神的亲和融通,从而使艺术生生不息。物质文明的提高,人们物的基础有了,“自我”意识增强了,艺术的“自我”意味也浓了。老庄美学的“无己、无功、无名,”即“外天下、外物、外生”,体现在艺术的“无我”精神境界中,就是要超越“小我”、“自我”,超越社会现实,超越一切功利,超越时空而至“大我”、“超我”的宇宙生命意识,进入自然、自由的审美境界。心灵与自然的神游,“以天合天”,艺术创造不只是模仿现实存在和模仿看到的客观景物,而应是抒发与表现艺术家内在的性灵、自然之道与宇宙之理。艺术的“无我”、“大我”、“自我”是艺术审美创造的不同境界。

一 、从中西艺术精神看有、无观
中国艺术精神以老庄美学为主体,①老庄思想的“道”是最接近艺术精神的。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道德经·一章》)意思是道可以用语言来表达,但不是平常所说的道,可以给它一个名字,但不是平常所说的名字;无,天地生成的初始的名字;有,万物产生的基因的名字。之所以用“无”和“有”去命名,是因为要用平常所说的“无”的词义的眼光,观察天地生成、发展、变化的奥妙,探索它的奥秘;用平常所说的“有”的词义之眼光观察万物产生、发展、变化依循的规律。“无”和“有”是相反的概念,可以把它们称之为是一种抽象,从具体到抽象,进而再进行抽象,这是进入认识最高境界的大门。②老子在《道德经》里已经把“有”与“无”的关系作了阐明,又补充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德经·三十四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三十六章》)。“无”是“道”,是天地之始、本原,又是万物的内在根本。庄子曰:“泰初有无,无有无名”,“以无为首”,“以无有为首,以生为体”。有无相生,无中生有,“无”是宇宙万物生生不息的原始,它演出万物竞萌、此伏彼起、生机勃勃的万千气象。③“无”又是永恒的运动,蕴含着无限的生命力。
西方文化艺术的发展贯穿着对“有”或“存在”的关注及探究。从巴门尼德、柏拉图到亚里士多德,古希腊哲人确立了其文化艺术宇宙观的实体世界,形成了主体与客体、人与自然、已知与未知的对立,描绘了一个关于“有”的客观世界模式,给西方艺术带来了模仿自然、真实描写、反映客观世界的最高审美理想。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说:“摹仿就是被动地、忠实地复制外部世界。”摹仿理论的精神核心体现在人与现实、人与自然的关系上,而人是各种关系的主体,艺术创造的“自我”由此而起。
西方艺术是科学的文化,中国艺术是艺术的文化;西方艺术是“有”的艺术,中国艺术是“无”的艺术;西方艺术是“人”的艺术,中国艺术是“自然”的艺术;西方艺术是“形”的艺术,中国艺术是“心”的艺术。中西艺术精神的似同而实异,似异而实非,其实质区别不在于外在形式上的变化,而是着重于其蕴含的内在生命力的差异性。

二、从老庄美学看“无我”、“大我”与“自我”
1. “无我”的自由境界说。庄子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反映在艺术的自我生命精神上就是“无我”,“无我”能排除一切社会功利得失的束缚,进入自然、自由的艺术审美境界,静观天地之大美,实现对“道”的观照,得到“至美至乐”。
老子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道德经·十二章》)五色、五音、五味、驰骋畋猎等对人是有害的,人必须抛弃对利害得失的追求。又曰:“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上,辱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道德经·十三章》)宠辱皆惊,对得失看得太重,是因“有身”,若吾“ 无身”,即“无我”,就不会患得患失。排除了对世事的忧虑,人就会逍遥自由。《庄子》里描写了如“偻者承蜩”、“津人操若神”、“吕梁游水之丈夫”、“画史解衣磐礴”等的故事,说明了人如何摆脱社会利害得失,实现对“道”的观照。其中“梓庆削木为”的故事更是说明了这一点:木匠梓庆削木做成的,巧夺天工,他是如何能做出如此神奇的的呢?无他,“不敢怀庆赏爵禄”、“不敢怀非誉巧拙”和“辄然忘吾有四枝形体也”,他排除了一切世俗功利,甚至忘记自我,“无我”也,“然后入山林,观天性形躯,至矣”,以己之自然精神状态合物之自然,谓之“以天合天”,成,则疑神者矣。这“”就是“道”的体现,木匠在“无我”之自由境界下实现了对“道”的观照,这正是艺术家进行艺术创造的自由审美境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