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元杂剧士妓爱情剧的文化解读


□ 陈雅娟

  王国维先生在《宋元戏曲史·自序》中写道:“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王先生又言:“盖元杂剧之作者……彼但摹写其胸中之感想,与时代之情状,而真挚之理,与秀杰之气,时流露于其间。”(《宋元戏曲史·元剧之文章》)由此可见,元杂剧以独特的视角反映了元代社会的概貌以及元代社会特有的文化意蕴。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是古人认为最为惬意的两件事。功名、爱情,是一般文人学士所衷心向往而全力追求的,是知识分子立身安命的依托。然而,由于元代社会剧烈的变动,文人仕进受阻、心态受挫,甚至生计都蹇蹙不堪。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下,元代文人爱情生活的曲折艰难是不可避免的。于是,元代文人只能在戏剧作品中创造虚幻的爱情故事,借士子与娼优之间曲折生动的爱情故事以讴歌“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婚姻理想。因此,尽管在现实中文人的爱情道路是非常曲折的,但在元杂剧里,文人们总是以应举得官、与相爱之人团圆作为结局。
  因此,元杂剧中反映士子与娼优(以下简称“士妓”)的爱情杂剧占据了一定的篇幅。据《全元曲》(河北教育出版社,徐征等主编)检索,这类杂剧共有十四部。这十四部士妓爱情剧,集中反映了元代文人的爱情婚姻观,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元代社会的文化生活,有其独特、深厚的文化意蕴。
  在这些爱情剧中,妓女们将自己脱籍的企盼寄托于士子的高中。然而,元代知识分子自身的荣达简直是白日痴梦,更谈不上有余力去拯救那些跌入火坑的妓女们。
  元杂剧中所描写的士妓之恋,实际上是失意文人借以倾泻胸中的愤懑,抒发对世道不公、己志难伸的不平之鸣。作者的创作意旨,终于借助士妓爱恋过程中的沟沟坎坎,表达自己的人生设计、价值观念及道德褒贬等,发抒自己强烈的郁闷情怀。士也好,妓也罢,实际上都是作者的代言人。
  
  一、落拓不偶的读书人的一厢情愿的人生设计
  整个元代社会,儒士被当作了欺侮、嘲弄的对象,书生的社会地位一落千丈,与娼优者流在实质上已没有什么差别,甚至等而下至了。元代科举的废止,彻底断送了知识分子达兼的前程。昔日文化上的尊荣已被现实的悲怆所取代,他们沦为了市井闾里的普通一员,但这些与娼妓为伍甚至地位上等而下之的士子们,骨子里仍然没有清醒地正视眼前的现实,而是死死地困守着正统的封建文化人格。“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而仕等观念,仍然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起支配作用,这正如许有壬在《故承务郎江西等处儒学副提举叶先生墓碑》中所记载的:“中原贡举废将九十年,江南亦四十年。有壬少时,先公教之曰:‘金源分裂,且事贡举。国家之大,未有不行,但迟速有时耳。力学以俟,当有济也。’”尽管面对的是仕进无望、儒雅扫地的严酷现实,但儒生们仍然抱守着传统的儒家信念,囿于“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价值实现模式,在作品中进行虚妄的人生设计。如:《谢天香》中柳永考中状元,与谢天香合欢再结,琴瑟重和;《曲江池》中李亚仙矢志于郑元和,并劝其攻书取应,元和得中状元,亚仙又劝其与父修好,爱情与伦理双重得到满足;《对玉梳》中荆楚臣功名如愿,与顾玉香结为夫妻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