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拉拉杂杂写多了


□ 杨光祖

韩老师:
您好。第三期有几篇文章很好。一篇是朱健国的《世间已无李金玉》,确为血性之作,让我很感动。我曾想写写我老家三年困难时期的事情,但是想想难度太大了。小小的一个2077人的县,饿死逃亡的大概有近1077人,人吃人当时成了家常便饭。现在从那时候活出来的人还在,再过一段时间,恐怕就都没有了。李金玉这样的人,我们县也有,可惜他是个副县长,在三年困难时期,为了让上面的人知道这件事,在办公室开枪自杀了。另一篇是张楠写延安整风的文章,也很好。第三篇是您的文章,我觉得您这篇谈鲁迅的文章,比《少不读鲁迅》好,甚至在鲁迅研究界也是不多见的。现在关于鲁迅的研究,已被学院派垄断,但那些人对世事人情并不了解,对作家的创作心理、人事纠葛更是暧昧,写论文都是想当然而已。您是徐志摩研究专家,对新月派、胡适等都很有研究,又是作家,有创作经验,并在文坛多年,所以,转向鲁迅研究,往往别出新意且颇有道理。读了这一期杂志,有些激动,拉拉杂杂写多了,有不对的地方,请您批评。
杨光祖2004年3月16日光祖方家:
你对我的鲁迅讲演的肯定,让我惭愧。实在说,写了《徐志摩传》之后,我就不打算再作现代文学人物的研究了。人老了,不能老这样写下去了。你不知道这部传记,费了我多大的精神。五十多岁的人,和小青年一起在图书馆里钻,感觉多么坏。在上海徐家汇藏书楼,两个年轻人在查资料,我觉得新奇,一问才知道是给他们的导师查的,而他们的导师比我还要小好几岁。他们憨憨的问我,你咋不让你的学生来查呀。我说什么呢,只有苦笑一声了事。这几个月所以写了两篇讲演稿,实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大前年在现代文学馆讲演时,说了句“读鲁迅的书是让人长脾气的,读胡适的书是让人长学问的”,本是句即兴的话,只是有趣,不能说多么严密,可这两年,好几个人写文章挖苦谩骂。那就说说鲁迅吧,好在平日就有一些看法,写起来并不难。学界的人,那样看鲁迅,我能理解,做学问嘛,总是陈陈相因,有几个能有真知灼见。最让我奇怪的是,思想界的人,尤其是些自命为“自由主义思想家”的年轻人,也那样推崇鲁迅,就莫名其妙了。自由主义是西方的思想资源,鲁迅是个纯粹东方的文人,学自由主义思想,怎么能到鲁迅那儿学,不对路嘛。我想,还是几十年的思想教化的功绩,他们本来就没有读多少书,只知道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们要硬起来,只能师法鲁迅了。作为文人的鲁迅,我一点都不反感,还很佩服。我研究鲁迅,实在不是为了鲁迅,是想给这些人,还有鲁研界的那些人开开窍。只怕不会有人理睬的。还有一个原因,你就不知道了,我所以写这些文章,也是为了刊物。一个省级文学刊物,要办好你不知道有多难。每期都为打头的一两篇文章犯愁。实在没有了,只好自己写一篇。每次写完,都要狠狠地敲一下键盘,心想这是最后一次了。到了困窘的时候,又得打起精神再写。
韩石山 2004年3月25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