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给思想以形状”


□ 邹 晓 朱忠翠

“给思想以形状”图片1
内容摘要:用图形作为符号,久已有之。本文考证了古今中外的符号意识发展过程,认为我们的祖先始终十分注重形式符号所蕴涵的思想内容和象征意义。设计师是运用图形创造符号的人,因而他的一个任务就是在创造图形符号时,应该引导受众把象征和意义还原为现实,结合时代和生活进行理解,这才是符号作为图形的真实意义之所在。
关键词:思想设计符号图形

法国图形设计学院教授罗曼认为:“设计师是用图形创造符号的人。”所谓符号,就是一种人们通过视觉或听觉能够感知到的对象,将其与事物相联系,从而使它代表一定的意义。符号学家索绪尔直观地指出:符号由两部分组成,“能指”和“所指”,前者指符号的图形,后者指具体的意义。符号不是抽象的,它作为一种物质形态而存在。而符号之所以能传递信息是因为它形成的概念。古人镌刻在石头、金属上的文字、图画,刻在黏土板上的楔形文字和印章,刻在龟甲、兽骨上的卜辞、文书都是具有时空传播性的符号图形。艺术史学者阿纳迪认为:原始图形、岩画的符号分为三类,象征、表意和心灵。“人的思想在将图形的特定价值与符号联系起来时有某种共性。如连续的曲线代表水和液体,带辐射状线条的图形表示太阳,在螺旋符号的旋转中,显然还怀抱又畏惧崇拜的心情和虔诚的祈祷生命无限延续。”又比如,在远古时代华表是各个氏族部落的图腾,华表柱顶之蹬龙(朝天吼)对天咆哮,被视为上传天意、下达民情,而华表的形象就是通天的神柱。
用图形作为符号,久已有之。从我国历代所遗之物中,可以发现我们的祖先在装饰艺术方面十分注重形式符号所蕴涵的思想内容和象征意义。佛教建筑中多以四大天王、金刚杵、梵文、卷草等为装饰题材。道教建筑常把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勾陈等图案用于室内装饰和壁画雕饰。平民则喜用极富象征意义的图案花饰装点居室。如鱼饰暗含年年有余,门上的仿古币铜搭扣喻伸手有钱,下槛的蝙蝠形插销取其足踩福地之意,用“鸳鸯戏水”、“龙凤呈祥”图案象征婚烟美满、幸福,以“兽吻”装饰屋脊让其驱灾灭祸。这些形象的比喻和朴素的意念,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国先民的符号意识,表达了他们的希望、恐惧、理想和信仰。
西方符号意识的溯源可上推至古埃及时期。当时人们的逻辑思维并不发达,多以形象思维来认识并解决问题。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就是从图画演变而来的高度专门化的符号。几何学的发展与数学和图形相结合,使思考其它抽象的视觉表现成为可能,出现了根据设计建造的纪念性宏大建筑物。在埃及,人与自然是统一的,拟人手法是埃及思想和创造的中心和根基。崇尚自然、崇拜太阳的神奇魔力,统治并左右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人们用智慧和双手创造了举世闻名的金字塔和方尖碑,以形象符号来象征永恒神圣的太阳神和神奇伟大的创造之神。
古希腊人用图形符号帮助医生确认症候,罗马人用占卜术解释征兆、预测未来,中世纪的纹章学安排制服外衣的图案设计以使得盔甲裹身的骑士得以互相辨认。除此以外,人体语言也是图形的一部分,它同样是一种符号——包括静态的姿势和动态的举止。以坐为例,古人的踞坐、僧人的打坐、沉思的静坐、孤寂的枯坐、庄重的正襟危坐、放松随意的席地而坐,都流露一种或隐或显的特殊意味。流传千年而脍炙人口的“东床快婿”的美谈即由人们对符号能指的认知而形成。符号筑起了一道道栅栏,形成了一道道规矩,人类的文明生活正是遵循着这些“符号”栅栏,才得以有条不紊地展开。正如符号学家卡西尔所言:“人类实际上是生活在一个充满意义的世界里,对符号的感知,成为人类与生俱来的生存方式。”
象征是符号的主要特点,它是由符号和其所表达内容的结构相似性经过长期的演变逐渐形成的,当这种象征意义一经约定俗成以后,人们只要一看到与这种符号形象相似的实体,便会自然联想到其象征意义。此时该符号的涵义便已从实用层面拓展到象征层面,符号本身的价值也由一般的符号转变成象征符号,如同建筑中凯旋门象征胜利、十字架象征基督教那样。葛兆光撰文说:现代社会“对图形的重视并非是迎合‘读图时代’人的需要,我所做图形研究中的一项是讲地图”,其中的“比例、色彩、方向、名称都有意识形态性”。这种“意识形态”会转化成视觉化的“符号图形”。明代海防图,外国在上,中国在下,因为上下有内外、我他的含义,《图示辨》中讲地图不能把敌国按方位画,否则会内外混淆。而15、16世纪欧洲出版的有关中国的书籍插图中,中国人的形象完全是想象中的符号。同样,中国人对外国人的想象,则完全是靠《山海经》、《神异经》的描述而凭空捏造出来的一个个符号。这种符号只能是一种善恶情绪的发泄而无实用性。根据符号学理论,一切手段,包括图形,都会使符号产生意义。无意义的符号、无象征性的图形是不存在的。而没有形的东西也是不存在的,形是意义的载体。建筑的图像符号反映形式和内容间的“形象相似”关系,以某种自身和对象酷似的特征作为符号发生的基础。如北京的天坛为了附合“天圆地方”的哲学思想,总平面采用近似方形,隐喻地方之说;圜丘采用圆形平面象征天圆,石台及栏板的构件数均用阳性数字(奇数)来隐喻天的阳性。祈年殿三重檐层层向上收缩,檐瓦至上而下采用青、绿、黄三色,隐喻天、地、谷物(清乾隆十七年即1752年,三重檐瓦片被改为青一色琉璃瓦),殿内四根龙井柱形象地比喻四季,十二根金柱暗指十二个月,十二根檐柱象征十二个时辰,金柱加檐柱计二十四根,隐喻二十四个节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