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怎不让人临表涕泣


□ 方 渡

怎不让人临表涕泣
方 渡

新华网3月29日有一则电讯,提到了一件怪事,近日,北京推行了一张“流动人员登记表”,在这份“流动人员登记表”中,除了要填“绰号”之外,还要写“高危信息”,填写有哪些“违法可疑行为”、“被打击处理情况”;还要对“散发过小广告.兜售盗版淫秽光盘,从事封建迷信、非法行医”等项目进行选择……这真叫人大吃一惊,百思不得其解。
一部农民打工史,就是一部改革开放史。农民工作为城市的建设者,几十年来默默无闻地流着血汗,干着城里人不愿意干的工作,给城市带来日新月异的变化。我们应该感谢他们才是.而不应该歧视他们。许多地方到了春节,一些外来民工回家过节以至于市民找不到保姆,城市垃圾无法清理;有些地方用工短缺,导致生产规模下降。这些都告诉我们,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已经少不了农民工。还有不少农民工从城市学会了技术,懂得了管理,又回到家乡,成为新农村建设的“领头羊”。

本来,对于农民工进行登记也是必要的程序和手续,可以有利于人口管理,但这种登记应该是纯粹的基本情况登记,而非作为“高危人员”登记。正如许多新华网网友说的那样,这份登记表无论是从法律理念上、公民地位平等上,还是从社会人的感情上,都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以公权的名义对外来人口进行歧视。我们不能对少数市民歧视农民工的行为作出硬性的规定,但是作为城市的管理部门,要求农民工填“绰号”,填写“高危信息”,填写“违法可疑行为”、“被打击处理情况”等需要登记者具备“坦白”心理素质的信息时,我真觉得制造这张登记表的有关部门太缺乏党中央提倡的“情为民所系”的情怀了,太与建设和谐社会的大环境不相吻合了,我们不免“临表涕泣”而“不知所云”了。
我总觉得,不说工农业产品价格比的巨大“剪刀差”,中国农民在新中国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做出的巨大牺牲;不说为了“两弹一星”,中国农民的巨大贡献;也不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中国农民是何等宽厚地接纳了这些城市里的孩子。就说眼下,农民不远千里,到城市里来打工,也是不等、不靠、不要,自觉缩小“城乡差别”,为国家分忧,提高自己生活水平的努力,应该鼓励才是。但是,不幸我们一次次见证着户籍面具下的“傲慢与偏见”,现在又有一个应该更具有开放精神的城市将外来人口视为“高危人员”,增添了又一道户籍藩篱,散布城乡偏见,这是何等的不合时宜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