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辨析结构性减税


□ 贾康

  特约作者 蒋洪

  要实现总体减税,首先税收立法权必须回归全国人大,税收“阀门”必须控制在社会公众和人大立法机构手上

  在当今中国社会,有两个现象引人注目。

  首先,中国的消费需求由上世纪80年代占GDP的75%,降至本世纪初的60%左右,2010年更降至36%。经济增长由消费、投资和净出口拉动,世界上其他国家,消费占GDP的比重多为60%至70%。目前,中国百姓口袋里的钱能否支撑消费占比的提高,这个问题与税收相关,政府拿走的越多,百姓口袋里的钱就会减少。

  其次,中国公共部门规模在不断膨胀,从2000年至2010年,GDP年增幅在10%左右,同一时期,财政收支的年增长幅度约为20%。这一不争的事实,导致政府和公共部门收支规模越来越大,而百姓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

  这两个现象实际上有所关联。为什么消费需求越来越少?因为百姓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公共部门为什么扩张规模如此迅猛?因为越来越多的钱被政府拿去了,这又导致百姓消费需求萎缩,这样的需求结构不可持续。要改变这样的情况,必须减税,只有通过减税才能改变这种不正常的趋势,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2012年政府工作的一个重点是结构性减税。“结构性减税”,顾名思义为有增有减,但应该总体为减税。尽管近年来政府对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及其他税种做了一些调整,2011年全国税收收入仍以22.6%的幅度增长,而CDP增长为9.2%。所谓的“结构性减税”,实际是“有增有减,税收总体上升”。

  要实现总体减税,首先税收立法权必须回归全国人大,税收“阀门”必须控制在社会公众和人大立法机构手上。1985年第六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决定,授权国务院可以制定税收暂行条例。这一授权对税收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制定至关重要,意味着人大将税收“阀门”转交给了中央政府。政府若要增加税收,可不经人大审议批准,政府可自行决定扩张财力。

  因此,税收“阀门”必须控制在人大手里,政府要征税,必须经社会公众广泛讨论和人大的审议批准程序。不然,税收负担无从减少。此外,现在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和垄断性收费,标准由谁制定,如何制定,也值得关注。关键是建立规范的立法程序,否则,社会公众的钱将不知不觉流向政府。结构性减税涉及具体税种,应以减税换增税,增加与减少相匹配,税收占GDP的比重不能再提高了。

  正在推进的房地产税和资源税改革,是增加税收的项目,必须在结构性减税的大背景下考虑。有增有减后总体税负要下降,需在此前提下考虑增税改革。税收的增加与减少应相匹配,以减税换增税,总量和比例不能再提高,即税收总负担不应该继续上升,财政收支增幅高于GDP增幅的趋势也不应再持续。

  中国要减税,个人所得税并非恰当切入点。目前个人所得税涉及纳税人2400万人,个税收入占全国税收的比重仅为6%左右,减税空间有限。企业所得税可考虑给予中小企业税收优惠,但是,这类企业也不可能成为减税的主体。

  目前中国主体税种是流转税,包括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等。消费税主要针对某些奢侈品,不建议去减税。减税主要针对减增值税和营业税,这两个税种涉及面广,低收入群体负担的比重更高。如果政府能够降低流转税比重,税率下降10%左右,可直接给社会公众带来更多实惠。

  公众对GDP增速跑不过财政收入增速的质疑一直存在。相关部门解释,GDP是以不变价格计算,财政收入是以名义价格计算,通货膨胀导致其中的部分差异。但是,即便扣除通货膨胀,两者差距依然很大。即便考虑进出口等各种因素,财政收入的增幅仍相当高,这种状况不能持续下去。

  近年来,舆论关于中国宏观税负轻重的讨论颇多,财政部的官方统计数据是32%,也有人认为是35%。宏观税负表明一个政府集中财力的程度,对中国宏观税负的争议涉及统计口径问题,它可以用收入来计,即收入占GDP的比重,也可按支出来计算。

  从收入方面来看,目前统计中有一些重要收入未纳入。据了解,中国95%的高速公路是收费的,60%的一级公路需要收费。同样的口径,国外收费比例非常低。再如各种自然景观,属于公共资源,国外多数可让民众免费共享。中国的景观大都会圈以围墙,从而实现收费,这些收入一般都不会计算迸宏观税负中。

  此外,国有企业的盈利中,属于政府的部分,大概只有5%到10%计到政府收入中,90%以上的盈利没有被计入。由此看来,中国宏观税负32%或35%的计算,大大低估了政府的实际收入。

  从支出角度考察,政府公共部门获得了相当多的信贷,数额究竟有多大,不得而知,但这一部分也应计入宏观税负,中央和地方政府债也应计入宏观税负。据此计算,宏观税负就不是32%或是35%,比例要更高一些。

  判断税负高低,还必须考虑支出是否适当。目前中国公民缴纳的税费中,很大一部分没有很好地用于公共福利。今年“两会”上,九三学社指出全国一年公款吃喝达3000亿元,全国人大代表叶青估算公车消费是4000亿元。公款旅游的数字也只能推测,大概有上亿元。这些费用跟社会公共福利关系不大,民众承担了成本,但没有获得政府的服务,更加推高了实际的宏观税负。

  中国政府集中的社会资源是多是少,政府应将账目公开。应计算清楚,哪些是社会公众认为必须花的,哪些是可以选择的,或者是不必花的。将必须花费的部分整理出来,这就是公民必须缴纳的税负,多出来的部分,就是应减去的税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辨析结构性减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