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奈的大片


□ 李一鸣

无奈的大片
李一鸣

至少在目前,大片留给我们的期待已经越来越少了。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大片时代。这是件很无奈的事情。
从《英雄》《十面埋伏》到后来的《无极》《夜宴》,再到刚刚热销过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中国大片一路走来,创下了一个个投资和票房的纪录,也饱受争议之苦:没有故事,苍白的人物,艺术的虚饰与矫情,还有虚假的制作……唯一没有争议的,也许就是大家不得不认同这是一个大片的时代。
当代中国的大片,应该是由好莱坞“大片”的逼迫而来。国外大片(尤其是好莱坞大片)的引进,激活了市场,也使中国观众的观影体验达到了和世界电影市场一定程度上的同步。“曾经沧海难为水”。如果那些国外大片曾经成为新一代观众走进电影院的理由,那么,假如国产电影不是大片,什么会成为人们再次走进电影院的理由?
大片之大,是大明星的云集,是浩大而浮夸的场面,是神出鬼没、让人眼花缭乱的特技,是一个精英团队苦心打造的精良制作,甚至是各种能衍生出无数故事的噱头。这正是好莱坞制片哲学中所强调的“制片价值”。当代电影,于此尤甚。对好莱坞电影来说,这就是艺术。对于大众来说,谁知道它是不是艺术?也许,大片时代,看电影本身已经变成了一种“行为艺术”;于是有了人们对大片艺术的“宽容”。
大片之流行,在于这是一个被巨大的市场争夺所绑架的大众而不是小众的娱乐。投资被绑架在了规模上,内涵被绑架在了名气上,需求被绑架在了舆论上,巨量观众也已被预设进了投资里。于是,制片人需要大片,观众需要大片,发行商、放映商需要大片,媒体需要大片,至于被绑架在所有这些需要上的导演们也不得不需要大片。冯小刚的《夜宴》也许就是这样一部大片。这样的大片还需要看吗?
欢呼大片,成了我们这个时代当下最热门的娱乐主题之一。围剿大片,则成为媒体和成千上万的观众(尤其是网民们)集体的狂欢。还有什么电影能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欢乐、这么多的悬念呢?从这个意义上说,倒霉的大片,或许仍在成为人们的下一个期待。但“赵孟之所贵,赵孟能贱之”。如果接下来的大片连“一个馒头和一堆馒头”,连“水煮鱼”这样恶搞主题都不能提供给观众的话,人们对“行为艺术”或许也终将失去兴趣。
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或多或少地知道、或是意识到,至少在目前,大片留给我们的期待已经越来越少了。
传统的大片时代曾是创造史诗的年代。20世纪30年代,英国的电影英雄柯达爵士曾经以《亨利八世》等一系列史诗巨片使英国的民族电影享誉世界。到七八十年代,也是《火的战车》《甘地》等具有史诗风格的电影使英国电影再度走向复兴。也许,我们所面临的是一个不再有史诗的年代。但假如“大片”所寻求只能是一种“制片价值”,我们不妨怀疑,是不是我们已经无法再找到其它价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