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断武夷山


□ 张宝树


我每年都外出旅游,走过的好山好水已经不少,可从来没像武夷山让我这样难以忘情,这样魂系梦牵。武夷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呢?我至今好像也说不清楚。

据地质学家勘测分析得知,如今东部景区以内的武夷山是经历了从五亿年前迄今多次地壳运动而形成的典型的“丹霞地貌”,加上漫长岁月风风雨雨的冲刷与雕琢,呈现在今人面前的便是这一个碧水丹山的人间仙境。 “碧水丹山”一语最早出于南朝江淹之口,能以简约四字概括武夷山水的特色,恐怕也只有文坛大家才有此审美慧眼。
在武夷山东部景区,巧布着“三三秀水”和“六六奇峰”。 “三三秀水”是秀美婀娜的九曲溪; “六六奇峰”则是耸立在九曲溪两岸三十六座姿态各异的山峰。有别于古人自一曲逆流上行游,我们是从星村九曲处乘竹筏顺流而下游。竹筏两只连成一体,游客六人并坐其上,两位筏工一前一后将竹第一点,竹筏便平稳地行驶在溪水之上了。清风悠悠,波光粼粼,两三竹筏,逶迤而行。水浅处,鹅卵可见,水石相搏,翻雪飞花,竹筏轧过,嘎嘎作响;水深处,溪水凝碧,波浪不惊,而竹篙嫌短,筏工只能在岩石上撑。我感叹于岩石上大大小小的窟窿,浸染、凝聚其中的是水上劳作的艰险,还是筏工的悲欢苦乐?
第一次坐竹筏,好奇,四下里看,九曲清流,令人遐想翩翩……晨曦初露,岚气未收时,放眼望去,九曲溪定像一条柔美的绸带,漾着绿意,在迷蒙中舒展着而风和日丽时,蓝天、白云、青山、绿树,定会被揽入九曲溪她那温暖怀抱里,如画的倒影,则楚楚传神;而等竹筏靠岸,笑声远去,暮蔼笼起,月上东天之时,九曲溪恐十白又会变成温存、宁静的少妇一样,柔情地唱起甜美的眠歌了。
坐在竹筏上看山,真乃民间一大乐事!溪流山转,叫得上叫不上名儿的奇峰连绵不断,让人目不暇接。
竹筏从九曲漂下,行不多远,经筏工指点,见远处奇峰三叠,直插云霄。筏工说: “最高峰——三面红旗”,我看更像三军统帅,高踞阵后,麾下千军万马正威武东进。而六曲溪北岸天游峰下的仙掌岩则令人肃然。偌大岩壁,寸草不生,高耸陡峭,需仰首可观,无数深浅不一的沟痕垂直贯通,如万千瀑流直泻而下,发着“轰轰”声响,壮哉奇哉!此等鬼斧神工的杰作,历代又涂上了一道道神秘色彩。传说天界大脚仙人肩挑彩锦要去给王母娘娘送礼,途经五夷山,却被美景迷住了。他放下担子,一路赏景而去。等听到天宫击鼓声,才想起自己的重任,返回来挑彩锦,发现彩锦已被露水打湿。大脚仙人慌了手脚,连忙抖开彩锦在岩壁上晾晒。不料,满山的彩锦竟全都融化了,连仙人自己的大脚印子也一同烙印在整个岩壁之上。神话演绎,年年不息,于是“仙掌岩”、 “晒布岩”这活脱脱的名字便流传下来。这时,溪边深涧里又突兀出一座奇峰,令人叫绝,这便是名震武夷的鹰嘴岩。你看那只巨鹰,傲然翘首,雄视远方,就好像已发现猎物随时都要奋起出击一样。鹰身斜立,雄壮矫健,胸部头部平直光滑,惟鹰嘴衔一矮树,独特造型,威武又悠闲,别有韵味

竹筏行至五曲,水更清幽,山更奇绝。遥望着山岚缭绕的双乳峰,朦胧之中更显得丰润可掬了。近看溪南有一山,叫“更衣台”,没想到竟藏着扑朔迷离的升仙故事。相传魏朝得道者王子蹇等人成仙升天以前,就曾在此沐浴更衣,然后登临更衣台,跃过天柱峰,直上南天门,飞升天庭而去。此地让人顿生羽化之感,仿佛凡身已不在溪水之上了。更衣台对面有宋代大理学家朱熹当年隐居、讲学的武夷精舍遗址,可惜不能光顾,深感遗憾,不但朱老夫子的尊容无缘相见,其宏论巨著就更难睹风采了。然而幸得筏工指点,在随后的奇山峰巅竟觅见朱老夫子当年建造的一座小小祠堂,原来这里还存活着——个朱熹与狐仙丽娘相恋的凄美故事呢。果真如此,也无可非议。朱熹虽是宋代理学鼻祖,可他也是人呀,难道他总得板着一副道貌岸然的面孔才令人信服吗?记得朱熹有《九曲棹歌》云: “五曲山高云气深,长事烟雨暗平林。林间有客无人识,歙乃声中万古心。”
四曲溪两岸,奇峰间更有不少妙景未得观赏,比如九龙窠乃茶王树的出生地,御茶园乃元代所建皇家焙茶局等。这里流传着茶王因得宋高宗赐大红袍而得名的神奇故事,也流传有唐人以来名家盛赞武夷岩茶的逸事,这里山间留下过茶圣陆羽的足迹,也流传着宋代大文豪范仲淹、欧阳修、苏轼、梅圣俞、蔡襄、朱熹等辈晶茶赋诗的雅闻,更流传有每年惊蛰之日御茶园的官吏和茶农登喊山台在通仙井畔焚香祭祀茶神的盛事……我似乎感到,因为有了这许多茶文化的积淀,武夷山的碧水丹山变得越发风姿绰约,乃至于超脱而圣洁起来。
更令人惊叹不已的是,在三曲溪上远望小藏峰所看到的“架壑船棺”和“虹桥板”。这可是武夷山一绝,是天下奇观,是武夷山昭示于世界的一份最富传奇色彩的古文化遗产。那悬置于高不可攀的岩壁、崖洞之上独具舟船造型的棺木,自古被世人假托为神仙所为,还有仙舟、仙槎、宝船等美称,笼罩着一层层神秘奇幻的色彩,衍生出一个个绮丽玄妙的传说,甚至连古籍中也多有“仙”字记载。南北朝的《坤元寻》不是说“建阳县上百里(即武夷山)有仙人葬”吗?南宋著名地理书《舆地纪胜》不是说“仙机岩,在武夷山,中有石室”, “仙人石……至顶有石室,中有仙骸数函”吗?南宋学者祝穆在《武夷山记》中不是也说“升真洞(在大王峰),洞中有神仙蜕骨,其计无数”,“又有四木船,两两相覆,亦盛仙骸”吗?民间传说中的悬棺就更神奇了。有的说,很久以前,九曲溪遥接天上银河,仙人常泛舟九曲溪,遍览人间美景,而后乘风归去,遂将仙船留在武夷。还有的说,在一个月明风清的晚上,群仙乘舟而来,刚一上地面,就被一女子看见,仙人们化白鹤飞去,却把宝船弃置在绝壁之上。传说归传说,听说一具古代的悬棺就珍藏在现在的武夷山博物馆内。那是一九七三年九月从三个不法歹徒手中截获的所盗悬棺。后经北京大学碳—14实验室测定,悬棺距今年代为3840±90年,棺木树轮校正为4198年。多么古老的文化遗存!想不到一起盗棺事件竟揭开了数千年历史的神秘面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