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书平台


□ 薛 果等

  谁来保障利益相关者的“参与权”?
  
  薛果
  阅读《读书》二○○五年第一期胡鞍钢的《我们需要对改革进行反思》一文,感慨系之,因为我是一个将要进行“改制”的单位的一员,我所在的“交通系统”几个单位的改制已经完成,一些“成功经验”据说可能会被转用于我现在的单位。胡文中有一段话,非常符合我所处的现实环境,特引录如下:“我们需要广泛参与的改革。所有的改革,无论是国企改革,还是社会保障体制改革,都应该让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参与,既参与改革的设计,也参与改革的评估,让他们享有平等的参与权、表达权、讨论权,乃至投票权。参与的过程就是信息披露的过程,也是各种利益表达的过程,更是各方妥协的过程。”看一看情况和我们基本相同的一家单位的改制(改革的一种方式),参与者不是全体职员,而是少数人,也可说是既得利益者。未改制之前,这些少数人就是受益人,改制过程中和改制完成后,他们将是更大的受益者,而多数职员,尤其是年龄“偏大”者,社会关系简单者,家庭经济条件不济者,必将是(或已经是)利益受损者。为什么大多数职员(职工)利益不能在改制中得到保全或补偿?原因之一就是大多数人的参与权、表达权、讨论权、知情权被粗暴地剥夺了!
  假设职工们真的有“参与权”,谁来保障这份权力的有效实行、运用,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我们看不到这方面的真正有意义的制度、规则。政府主管部门对于推动企业改革,往往是积极的,而“政绩”的鼓动,是他们草率“主持”、“推动”企业改制的原动力,执法部门对企业改制的监督软弱无力;学术研究界、理论界不无有益可行的观点、方法,却不能直接救助改制中的职工。
  现在,基层中的所谓“改制”,有相当一部分单位,实无必要或可缓行,有相当一部分单位,改制的“办法”和“方式”混乱无序甚至违法,有相当一部分单位,改制后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与改制前相较差不多甚或不如先前。这些天天都在发生。
  
  大众的视角
  
  刘先忠
  《读书》二○○四年第八期胡水君谈到了《法律疏密与社会治乱》的问题,说法律当然需要越来越多而不致亡国,德性的张扬也算是一种“弥补”。看了很受启发,又有语焉不详欲言又止的感觉。也许这是个关乎政治正确的问题,但确实有些值得讨论的地方,这就是另外一个角度。
  法治(作为一种西方方法论)的潜在前提可以说是机械论和雅典民主制传统。机械论逻辑使人丧失了主观价值判断能力,自主性与合目的性随之丧失。因此人性是“恶”的,是自利的。但这仅是从普通老百姓而言——对社会的“精英”来说,社会的“良知”始终是善的。为了从国家的角度进行管理,疏的一端是采用“市场”的模式,使“恶”能够合乎超自然的“善”;堵则是“法”的精神,以“良知”(牧师)的苦心将人们导入到“善”。疏与堵的结合,形成了所谓“现代”的理念。事实上,它恰体现为普通百姓主体性地位与能力的稀缺。雅典式民主是一种精英政治,强调少数上层的封闭的绝对民主并因此形成一个强大而紧密的利益、话语、思想集团。集团圈内的人畅所欲言针锋相对而妙语迭出,圈外人则在信息鸿沟之外处于“蒙昧”的等待启蒙的状态。理性因此成为精英集团的专利,法制是精英集团制定的规则,是进入该集团的准入条件。这一过程就是法的推行过程,也是法能为话语者津津乐道的原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