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牡丹亭


□ 游利华

杨帆在三十六岁这年方发现,自己还从来没有拥有过爱情。

起因缘于一封突兀的电子邮件,一个叫魏舟的男人在信里说昆曲《牡丹亭》是一出伟大的作品,戏里的爱情无疑也是伟大的,那才是真正的爱情,它能让每个人为它出生入死。

就在读完邮件的那个晚上,一个极其平常的晚上,杨帆忙完家务,觉得腰背痛得愈发厉害了,就连呼吸重一点,一阵扯筋扯肉的痛也让她禁不住浑身颤抖。于是,出了家门,找了个保健按摩店。

按摩店里客人挺多,已经没有女按摩工,惟剩一个年轻的男按摩工。

男按摩工最多二十岁,清秀瘦削,一身自以为时髦个性的装扮,破洞牛仔裤,红格子衬衫,金色挑染长发,眼神有点玩世不恭,半斜半睨地瞟了杨帆一眼。

腰背实在痛得紧,杨帆低头抿了抿唇想,不就是个按摩吗?用得着那么封建吗?

俩人一前一后进了小包间。包间里排着两张窄床,隔壁床上早已躺着一个中年妇女,正跟按摩女工没完没了地聊家事,杨帆津津有味地偷听,不时还忍不住笑出声。十来分钟后,包间里就只剩杨帆和男孩了。

力度够不够?男孩问杨帆,一只大手揉捏着她的腰。

够,够。杨帆哆嗦一下,忙不迭地回道。

接着,大手变成了两只,覆在杨帆纤细的腰身上,几乎要将她整个人拥抱住。一双陌生有力的男人的手,他游走、揉捏于她的腰身。

杨帆下意识憋住呼吸,几乎能感觉到他手掌上的纹理,她的心脏快要蹦出来了,一种强大新鲜的力量将她的心脏扯住向外拔,丈夫何岸第一次与她肌肤相亲,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她的脸“嗖”一下红了。刹时想起刚收到邮件里的话,想起《牡丹亭》影碟里的一幕:美丽的杜丽娘站在花园中,面对无限春光,身体如一艘摇晃的船,她边摇晃边嘶喊出一句……淹煎。

淹煎……杨帆差点跟着唱出声来。

大手们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迟疑了两秒,微微喘着粗气,继续往上游走。

这回,它们覆盖在杨帆裸露的双肩上。

空气骤然凝固。杨帆觉得呼吸都快停止了,大脑里“轰”地一炸。不等炸开的尘埃落定,裸露的双肩下萌出两排细笋,男孩的大手揉捏过的地方,细笋们蠢蠢欲动,杨帆甚至怀疑,他要是再揉捏一阵,细笋们会茁壮成长,顶破骨架皮肤,直至长成参天大竹。

在QQ上聊天时,杨帆跟红朵诉苦:活了大半辈子,我还没尝过爱情的滋味呢,感觉真是白活了。

红朵是杨帆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目前骨灰级大龄剩女一个。

什么?你没尝过爱情的滋味?没有异性请你吃过饭,陪你逛过公园,送过你礼物?说完这些还不算,红朵还在后面加了一个表示鄙视的小表情。

那些,那些算什么爱情。杨帆顿了顿。

这些不是爱情是什么!红朵又加了一个愤怒的表情。

我说不好,反正那些不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Tags:牡丹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