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化圈 个个都讲冷笑话


□ 吴虹飞

  吴虹飞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作家,幸福大街乐队主唱。出版过三本访谈录、数本小说、随笔集、两张摇滚唱片。刚做记者时,就像一头猪在种地,非常吃力。虽然曾就读于清华传播学院,也假装训练过倒三角体和“5W”,却没有得到真传。刚开始采访,只能拿着同事的录音笔,狐假虎威,所向无不披靡。
  
  有一次我采访一个法学精英,他被弄到耶鲁大学去,不知道干什么混了半年。我问,你这半年里怎么解决性问题的?他严肃地说:这是一个真问题!
  我其实见到陌生人会很紧张,采访时经常头脑里一片空白。我的前同事陈海很惊讶地说,你是怎么修炼到这个境界的?我经常口不择言,由此而产生的冷场,经那些被采访者的精彩回答,通常就变成了一个个冷笑话。
  
  总不能给艾未未带只鸡吧?
  老家要来人了,我提前了半个月告诉了艾未未,说我老家里要给你带一只腌制的鸭子来了。他说,好盼望啊。
  半个月后,我兴冲冲拿了一包东西带给艾未未,说鸭子来了。艾未未很高兴,叫厨房的来说,这个鸭子是从老家带的,很好吃。结果,厨房的人去了半天,满腹狐疑地叫人来传话说,不是鸭子,是猪肉!我和艾未未当时那个汗啊。艾未未就打圆场说,这个猪肉也是腌过的,很好吃。我就想,那鸭子到底去了哪了?难道还在广西三江的县城里?根本没飞过这几千里路来北京旅行?回到家,看见鸭子在冰箱里,香香地躺着呢。
  过了一个礼拜,我又去他的工作室,我问艾未未,我说要不要带鸭子啊,他说要。可是还是忘了带,就一溜烟打车到了他那里。
  艾未未说,鸭子呢?
  我特别不好意思地说,我又忘了。
  他说,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呢?
  他去了德国。我给他发短信,要是你还不回来,我就寻思着把那鸭子煮了吃了。
  他刚动完开颅手术,却忙不迭地回了短信说,万不可给别人吃了,那是我的鸭子。
  一个在艾未未工作室工作的女孩好奇地问我,为什么每次你都是给他带鸭子呢?
  我说,总不能给他带一只鸡吧?
  
  王朔:我就是一个坏人!
  有一次采访王朔,他痛心疾首地忏悔说,我年轻时太坏了,经常骗女性的感情……我看他这么痛苦,便安慰他说,其实不怪你,这是物种选择的结果,雄性在自然界为了更广地传播自己的精子……“什么物种选择!”他生气地打断了我:“我就是一个坏人!”
  
  郑渊洁:这不让写那不让写,很多作家都阳痿了
  16岁那年,我写了一首诗:云都是有影子的/大云有大影子/小云有小影子。后来我采访了郑渊洁,他看了我写的诗后就和了一首:鸟都是有影子的/大鸟有大影子/小鸟有小影子。
  还有一次郑渊洁说,这不让写那不让写,很多作家都阳痿了云云。我就顺口问:请问你阳痿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