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已非花


□ 韩永明

单三河已经有半个月没回来过夜了,奕芳脑子里突然生出一个怪想法:这是不是因为自己不会叫床。
“你喊啊,喊啊,我就搞不明白你为什么就不喊,像只死麻雀!”
每次,单三河就会这么说奕芳。
奕芳也觉得自己要喊,可是每次与单三河做事的时候,就是喊不出来。她只是闭着眼,让脸上的肌肉十分痛苦似地一闪一闪。
其实奕芳也不是没有过叫喊。她与丈夫罗平、与董立锋在一起的时候就曾经有过。许多人甚至听到过她在董立锋办公室里的叫喊,说像被卡着脖子的猫。
可是奕芳和单三河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不叫喊。她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五柳湖是一片别墅区。沿湖建有几十栋小楼。夜阑人静时候,倚在阳台上观景吹风,偶尔可听见那种死里逃生的声音,像暧昧的灯光一样从杨柳枝间晃出来。单三河为了启发奕芳,曾在这种时候带着奕芳在湖边散步,说你听你听,你听别人!
“哎,我……试试看吧!”奕芳叹一口气说。
可是到了床上,奕芳照旧喊不出来,脸上仍是一片痛苦。
奕芳长得很漂亮。过去在西楚电子厂的时候,是公认的厂花。现在虽然已年届不惑,可是风采依然,似乎她经过的岁月里,只有春天,她一直就在春花烂漫的季节里行走。因此,她和小吴小唐几个人一起去美容院做美容的时候,美容院的老板一看见她就惊叫起来:“哇,这么漂亮!”
单三河想方设法要奕芳过来,主要原因是奕芳漂亮。
单三河过去也在鄂西新虹电子厂工作,当副厂长。奕芳是厂办秘书。单三河从那时起便开始打奕芳主意。只是因为单三河面前挡着董立锋,单三河一直没有得手。因为董立锋是厂长。
八年前,单三河突然离开电子厂来了深圳。单三河来了深圳以后,经常给奕芳打电话,要奕芳过来,说自己在这边也开了一个电子厂。
但是奕芳一直没有答应单三河。
没有想到电子厂会短命。单三河走后不到五年,电子厂就垮了。奕芳下了岗。
这个时候,单三河又打来电话,要她过来,说事业做大了。可是奕芳还是没有答应。奕芳对单三河说,丫丫现在还在读初中,等丫丫初中毕了业,念了高中再说吧。
听奕芳这么说,单三河就不好再怎么说了。单三河知道,奕芳现在就和丫丫两个人过着,奕芳的丈夫罗平在电子厂垮下来的时候,就拿了奕芳的首饰和家里的存折跑了。罗平原来也在电子厂搞销售。
去年,丫丫初中毕业。而这时候西楚县办一个龙舟文化节,单三河回来了。单三河回来给艺术节捐款。一百万,单三河没提皮箱,也没开支票,用一个背篓背着一扎一扎现金,就像建筑工背着一背篓砖头。这种捐款方式和数额很轰动。有的人说单三河在那边不是做什么电子生意吧,是不是贩毒。还有的说单三河真是钱烧的。
奕芳没有这么想。奕芳想单三河这样做是不是因为自己。奕芳这时心就动了。
没有想到单三河叫她过来是要她作包奶。......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