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拥抱至死


□ 乔 叶

  1
  今天是周四。下午,王和规没有上班。他请了假,请假的原因是这两天他有些感冒,精神不振,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当然这只是表面原因,内在原因是晚上他要和陈晓红一起吃饭,这个饭局需要他卯足了精神去应对。
  陈晓红是他的妻子——他打算很快就让她变成前妻。饭局是陈晓红主动约的。她说她想和他谈谈。王和规当然知道她要谈的是什么,他也做好了谈的准备。确切地说,已经准备好了离婚。因此,这个饭局就显得态势严峻,意义重大。是分水岭,是标志牌,是终结曲,是鸿门宴,是谈判桌,是离人泪。
  他正处的这个女孩子刚刚二十五岁,比陈晓红小十岁。这十岁可不得了。年轻不说,还不懂那么多,什么都由着他。上了床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下了床还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对他一脸纯洁无辜的信任。这种感觉相当好。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生孩子。陈晓红怕生孩子,怕来怕去耽误到了这么大,虽然已经勉强答应要生,可真要生又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眼前这个姑娘要是生孩子倒是好年龄,生下来养着也是正当时。不比陈晓红,即便紧着怀紧着生,也都是三十五六的人了,到了五十岁,孩子一朵花,她已经成了老太太。他么?到时候虽然也是五十岁,可女人的五十岁怎么和男人的五十岁比呢?还是小一些的女人和他更搭配些……想了这么多,打算得这么长久,不过打算的对象竟是结婚七年的结发妻子,王和规心里头还是有些难过。七年果然是婚姻的一劫。不离就是痒,离了就是痛啊。
  长长的午睡醒来,王和规觉得感冒似乎又加重了一些。他喝了几口水,翻出了小药箱。一板印着外文字母的药片跃入视线。这些药片指甲盖大小,黄中带白,方中带圆,表面还有小小的两个字母凸起,一个是A,一个是M。他在脑子里搜索了一番,想起来了,这药好像叫“埃梅”,是一个医院院长送给他的——自从当上卫生局的医政处处长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亲自买过药。据说新近从法国进口过来,价格昂贵,治疗感冒有特效。那个院长还说,目前在国内,只有极少数人才有极少机会享用此药。
  吃过药后,微微出了点汗,王和规准备出门。小狗三三跟在他身后为他送行。三三是陈晓红的宠物,想到离婚之后他很可能再也见不到三三,他生出一种条件反射般的伤感,于是他在鞋柜边弯下腰,抱起了三三。
  事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三三不见了。地上只剩下了三三脖子上的红绳圈。
  三三确实不见了。王和规下意识地笑笑。这算什么事?在自己臂弯里的三三说不见就不见了?
  他不相信。
  他开始找。卫生间,厨房,沙发下,窗帘后。
  “三三!”他柔情万般地喊。
  “三三!”他雷霆万钧地喊。......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