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血脉中的回声


□ 江 子

  在商业大厦的上空我猛然看到
  我爷爷的面孔。我一眼
  就能认出他来:一个没有童年的老人。
  ……他曾经为他识文断字而自豪,
  但这世界上早已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西川《方圆数里》
  
  一
  
  我的祖父是一个爱读《三国演义》的人。———他熟悉《三国》中的每一个细节。我这么说一点也没有夸张。我不止听一个人这么说起过,我的祖父对《三国》一百二十回中的每一回都如数家珍。他熟悉《三国》里的每个重要人物的脾气、使用的兵器和与之相连的故事,就像熟悉他生活中的每一个人。他甚至能够完整地背诵出里面的许多诗句和精彩章节。
  我的祖父远不是满腹经纶、动不动就对时局高谈阔论的饱学之士,也不是家中藏书万卷的书香门第的后裔。他只不过是个农民,一个略识文字的农民。因为他的父亲在故乡开了一家杂货店,家境还不算太坏,祖父年少时读过几年私塾。可是后来,祖父并没有依太祖父所愿成为吟诗作赋知书达理的白面书生,他成了一个乡村屠户,一个与时局毫无关联的乡村手艺人。
  我的祖父年轻时多少还是有些过人之处。他生得膀粗腰圆,体型彪悍威武,俨然古籍里的壮士。他的力气非常人所能比,曾经与人打赌,搬起祠堂里约三百斤重的铁钟围着天井迈步;又用牙齿咬过一大箩筐黄豆当当当上楼。他甚至徒手打死过蟒蛇,其场面至今都让人感佩不已。他还懂得一些拳脚,喜欢与故乡方圆十里八乡的许多江湖人士切磋武艺。再加上他重情义,讲义气,便与许多人都成了拜把子的兄弟,甚至离故乡百里的吉安府都有他的金兰之交。可是他的脾气并不是太好。他一不顺心就会暴跳如雷,有谁得罪他了,他会提着剔骨尖刀把人追得抱头鼠窜,让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的故乡鸡飞狗跳。而他高兴的时候,他豪爽的无遮无拦的笑声响遏行云,五里犹闻。
  我的祖父天生是个军人坯子。我想如果祖父参了军,他会成为一个许世友式的英雄也说不定。祖父成长的年代,正是乱世,军阀混战,中原大地狼烟四起。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队伍浴血罗霄,然后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然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
  故乡所属的吉水,亦是一块烈士喷血的战场。位于赣江以东的离故乡百余里的水南镇,正是以毛泽东麾下大将黄公略命名的公略县治所在地。毛泽东撰文赞赏的、与方志敏式的根据地齐名的李文林根据地的创建者李文林,就是吉水人氏。而跟随毛泽东马上夺天下者,更是数以万计,后来成为共和国少将的吉水人,就有十多个。
  乱世从军,正是热血男儿建功立业的坦途。狼烟四起,正召唤天下英雄中原饮血华山论剑。英雄不问出处,壮士起于草莽,虽战死疆场又有何哉!脑袋掉了碗大的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祖父没有做一名军人是因为命运。他曾经两次磨刀霍霍要投奔军营。第一次,他走到红军正在招兵买马的镇上,并且真的穿了几天军服,可还没有走上战场,身体一直像牛一般壮实的祖父竟然莫名其妙地生了一场大病,他不得已被部队遣送回了故乡。第二次,祖父与村里的一帮壮实男子走了几十里路去投奔红军,可正遇上军营已按计划招满了人,暂时又没有足够的粮草养活更多的人,花光了盘缠的祖父和乡亲无奈只好返回故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