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画家之“我”在油画创作中的意义


□ 鹿炳君 谭红梅

  艺术创作是艺术家将生活体验的真切感受通过掌握的媒材传达出来,以艺术作品的物质形态呈现在观者面前。因此,艺术家在创作中表现“我”的认识与态度至关重要。不论在什么时代,以什么方式来完成作品,首先创作者必须是真诚的,只有这样才能以“我”来感动观众,而感动的因素完全来源于“我”的内在作用与魅力。
  那么在艺术作品中哪些因素是最易于感动人的呢?当人们观看一幅画时,可以联想起许许多多的东西,牵动着自己复杂丰富的情感,可能会因为一幅风景画而想起家乡的风光、家乡的山水、家乡的一草一木;或因为一幅肖像画而想起旧日的好友,或是生活中的记忆;如果是一幅带有主题的作品,它给予我们的联想就更丰富了。而这一切都源于艺术家的真诚,是艺术家将“我”的认识与情感通过一定的艺术形象表现出来。
  心理学研究表明,艺术家在观察与体验生活时是有着特殊的心理过程的。本来观察与体验就有着主观的参与,这“主观”就是“我”的直呈!当艺术家锁定要表现的对象时,客观事物经由眼睛传递到大脑后,它也要蒙上一层“我”的色彩,再通过“我”的手把它再现出来的时候,就势必附上了“我”这个特殊的个人对它的主观认识,承载了“我”的个人情绪。一个画家在画中所反映出来的个人体会的精神远胜于他所使用的熟练技巧。绘画是精神的产物,画家需要的是表达“我”自己,是对“我”的内心负责,心灵是观察的真正工具,眼睛则作为一种载体,接收和传递视觉的意识部分。也就是说,我们无需把眼前的一切准确无误地还原下来,那是相机完成的任务,事实上我们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举例说,由于每个人的历史环境、社会环境、家庭环境各不相同,所以内心所关注的东西也不相同。同样是画静物,把塞尚的画与17世纪荷兰小画派的相比,塞尚的画技显得那么粗糙,水果盘甚至是歪的,桌布看起来似乎是用锡箔做的,无怪乎塞尚的画在最初被嘲笑为可悲的胡乱涂抹。可是正因为塞尚已经不把任何传统画法看成理所当然的,所以他决心从涂抹开始,仿佛在他以前根本没有绘画这一回事。他是在努力表现“我”的感受、“我”的认识与“我”的理解。那些荷兰名家画静物是为了显示他们惊人的技艺,而塞尚选择景物则是研究他想解决的一些特殊问题。他沉迷于色彩和造型的关系,感兴趣于平衡的构图设计,他力求获得深度感但又不牺牲色彩的鲜艳,力求获得有秩序的布局但又不牺牲深度感。在他的探索之中,他“牺牲”了传统的轮廓的“正确性”。
  同样的,凡高为了在自己的创作中表现“我”的重要性,带着炙热的情感离开了巴黎去法国南部寻找强烈的光线和色彩。他无比热情并极为紧张地工作着,他希望他的画具有日本版画那种直接而强烈的效果,渴求创造一种纯真的艺术。他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写道:“我的用笔没有一定的格式,我把不规则的笔触点向画布,让它们呈现出不加修饰的自然状态。画中处处有一些堆得厚的色彩,画布的许多污点还未被覆盖,有些地方根本没有画完。也就是说,笔触很乱。这些笔触显得那样焦躁不安,使人心烦意乱,对那些在技法上先入为主的人来说,它们就像一种天赐之物。”(赫谢尔·B.奇谱编《塞尚、凡高、高更通信录》)显然,凡高并不十分关注正确的表现方法,他用色彩和形状来表达“我”对所画的东西的感觉,同时也希望别人产生同样的感觉。
  上面两则典型事例充分说明,真正感动人的艺术是画家首先自己被感动,在感动中,画家会自觉地在塑造的形象中印上一个大写的“我”,在“我”的内里包含了画家的真切体验,是画家自身情感的幻化,“我”是个性化的,是独创的,更是感动人的最直接因素。既然呈现个性因素,必然要发展旧有的模式,艺术创作总是以创新为标志。
  但是,表现个性情感的创新也常常会出现为了新而新的“标新立异”。当代画坛许多艺术家深深懂得“创新”的重要意义,希望摆脱旧模式的束缚,于是只以“新”为惟一准则,而将艺术创作过程中的“我”放置一边,因此这些作品只有“异”,而未见感动人的“我”。比如,一些画家通过变形来呈现“我”对生活与世界的个性化理解,作品不仅“新”而且很感人,有精神品格。有些人也想模仿,于是打着“技法不重要”的旗帜,摆出一幅叛逆的姿态,大声喧哗,可他们的作品中没有“我”的真感,只是充满矫饰之情。粗心的观众在短期内也许能够被其吸引,但肯定不能打动观众的心灵。而塞尚和凡高的变形,甚至夸张,并没有有意去推翻过去的艺术标准,也没摆出“革命者的姿态”,甚至他们不希望引起人们过分的关注,他们画只是因为他们想画,他们认为自己的作品具有存在的价值,并且坚持不懈地努力。这种创作心态才能真正将“我”写在作品中。塞尚说“要画画,只有画画才能得到拯救”,而凡高则说“如果我非常平静地画画,美的主题就会自动出现”。
  如何才能实现油画创作过程中“我”的体现呢?首先,体验生活必须带有饱满的热情;其次,在观察与体验生活的过程中,做个有心人,生活中感动人的对象虽然很多,但大而化之往往发现不了真正感人的对象,这就需要细心体察关注的对象,有时需要反复多次地观察体验,才能最终被感动,从而产生创作冲动;第三,若要在作品中真正写出“我”,还需要认真地构思,将自己真正感动的因素复合在想塑造的形象之中,表面上我们从作品的形象中看不到“我”的因素,事实上一件作品之所以能感动人,正是“我”的媒介功用所起的关键作用;最后,是驾驭材料与处理画面的能力,一个有一万个好想法的画家,如果没有熟练的艺术技巧,无论怎样也书写不了这个“我”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