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怒江里的云影


□ 李达伟

  我换了多个地点和角度,眼前的峡谷就是一个勺子,一个被河流凿空的木勺,似乎抓住木柄,就能让怒江倒流,就能让时间倒流。在峡谷里,我看到了一些亘古不变的时间与物事。一些古老的村子,依然保留着古老的生活方式;一些少数民族,一直坚守着他们的宗教信仰;山依然像很多年以前一样蔓延,水依然静静流淌……

  来这里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但我依然只看到了一个浮于表面的地域。在这里,我首先选择了山水这个缺口,进入这个缺口后,才发现不仅仅只是山水,还有山水背后所包含的无限与繁杂。我总觉得这些话应该出现在《心灵书》的序言里,我一直想写一部关于这个地域的书,里面应该包含细节的深度,应该是_群人的心灵史。我不知道这部至少属于我的心灵书,能容纳多少具有特质的内容,我同样无法预知,最后的心灵书,是否就是我所需要的那样一部书?

  我的面前搁置一个画板,一个虚拟的画板,我以旁观者与采撷者的角度,把一些表面的事物拿来放入画板的空白处。两座山,高黎贡山脉的一段,怒山山脉的一段。二者在表面看来,只有名字的区别,只是一座在江的这边,一座在江的那边,而事实是,两座山包容了完全不一样的物事。而出现在画板上的,几乎就是一样的两座山脉:一样的延伸与层叠。两座山夹着怒江,一条在它的上游不可一世的江河,上游所应有的抗拒环境的一切怒吼与喧腾,在这里消失了。消失得让我在见到它时,我竞不相信,这就是怒江,这就是我曾在它的波涛撞击声中无法入睡的河流。

  两座山与一条江,这是大事物,这是总体的布局。我继续在画板上放入一些细微的事物,把芒棒街放到画板上,一条街道,或者一条在滇西北的群山里,随处可见的街道。这里,往往五天一街,卖各类瓜果蔬菜的小贩,买各种生活用品的人群,喧闹嘈杂热闹。偶尔会有几头老黄牛,从街道上走过,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它们不是用来犁田,而是驮东西的。这里的人,或者滇西北的很多人,经常期望这样的街天。不是街天的话,就可以认真观察一下街道上的那些店铺,特别是那些小食馆,往往能看到一群醉醺醺的人。在这个地域,我强烈体会到了大舅对于酒的依赖与无法拒绝,这个地域的很多人似乎已经无法拒绝酒。酒往往用它的浓度稀释生命,生命在酒面前,异常脆弱——我的爷爷就是,最后双目失明。我的大舅也是,两腿残疾,不喝酒时,手指不停地颤抖。在这里,我也经常听到一些酒量很好的人,在某一天,只喝了两盅酒,就一下子垮掉了。

  我还要把那些被庄稼地隐藏的村庄放到画板上,而且不能随意置放,而是要体现出似隐似显、与山水交融的特点。许多的村子,传统的土木结构房与现代的钢筋混凝土房相杂,房前屋后经常能见到的是龙竹,龙竹长得繁茂挺拔。一些村子还有教堂,基本都是出现在傈僳族聚居的村子里,但到现在我还未宾正进入一个村子一个民族的信仰史里,因此,我不能在此妄自菲薄地加以评述,那是一些建筑精美的教堂。我不想再罗列了,我突然之间发现,我依然在不厌其烦地描述这个地域的表面,许多人可能已经不耐烦了,我也有点不耐烦了。在不耐烦的当会,我看到了高黎贡上的云朵,但我暂时不把它搁到画板上,我现在要搁上的是怒江里游荡的云。我喜欢这些游荡的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