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去与寻找


□ 桑德拉·麦克唐纳

爸爸被宝义公司解雇后,他发明了这台失物搜寻机。
“试试看,”爸爸对妈妈说,“让它帮你找一件什么东西。”
妈妈望着这个奇怪的家伙,想了想问:“我的车钥匙在哪儿?”
机器嗡嗡地响了一会儿,然后用绿色的大写字母显示出答案:“前门边的篮子里。”
“妈妈,问它一个难一点的问题。”我说。
“我的钻石耳钉在哪儿?”她问道。
爸爸皱起了眉头。显然,妈妈还没有告诉他她弄丢了最近的一件结婚纪念日礼物。搜寻机回答:“书房小桌下面。”
妈妈摇了摇手指:“错,我找过那儿了。”
“我们再去看看。”爸爸说。
爸爸伏下身子移开一只堆满旧杂志和报纸广告的篮子,我们都看到了蓝色地毯上两粒小小的钻石在闪烁着星光。
泰米也想试试这台机器。它帮她找到了大卫·马修的CD(汽车里);她最喜欢的发梳(她的健身袋里);还有马克.菲里的电话号码(她把它写在家庭作业的背面,然后夹在了历史课本里)。
“问它点儿什么,萨曼萨。”爸爸对我说。
我凑近了一点儿:“阿拉贝拉在哪里?”
妈妈皱了皱眉,爸爸的表情也不是很自然。机器开始嗡嗡作响,我屏住了呼吸。阿拉贝拉是一只黑色的小猫,爸爸在去年我过生日时送给我的。有一天,它从厨房后门跑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克拉顿西街202号。”搜寻机回答道,它甚至还给了一个电话号码。
我几乎要跳起:“有人找到它了!我们快去给他们打电话。”
“我去吧。”爸爸说。爸爸回来了,双手抱在胸前。
“阿拉贝拉好吗?”我问道,“我们能把它接回来吗?”
爸爸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脸上是大人们有坏消息要说时的惯有表情。
“宝贝,那个地址是城市垃圾中转站。”
“它住在垃圾中转站?”
“萨曼萨,”爸爸说,“被汽车撞死的小动物都会被送到那儿,我很抱歉。”
我转向妈妈:“它不一定是死了,是不是?也许某个在那儿工作的人收留了它,他们以为它迷路了。”
“它戴着项圈。”妈妈提醒我。
泰米说:“也许项圈丢了。”
“我们该去看看。”我说。
爸爸开车带我去了那儿,我们把阿拉贝拉的照片给那儿的工人们看,他们都没见过它。我看着外面一堆堆发臭的垃圾,想到阿拉贝拉小小的身躯被压在烟头、尿布、剩饭剩菜和其他所有人们再也不想要的东西下面。
在回家的路上,我说:“我恨你的破机器!”在那天剩下的时间里,我都躲在房间里哭。
星期天,杰姆来看望我们,他对失物搜寻机不屑一顾:“它并没有什么用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与写》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与写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