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汾酒史话


□ 吴曦红 马志超等

第一章秦汉滥觞

山西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山西酿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期,因此也是中华酒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汾阳地处晋中盆地边缘,襟山带河,土地肥沃,气候温和,早在新石器时期就有人类活动。杏花村遗址出土的大量陶器表明,距今4000年左右,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已开始酿酒和饮酒,也就是说,汾酒的酿造史可以上溯到4000年前。秦汉时期,随着酿酒技术的逐步形成和社会饮酒习俗的流变,以清酒为特征的汾酒得以滥觞。

杏花遗址访酒源

1982年3月到4月,由国家文物局、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和吉林大学考古专业组成的晋中考古队对汾阳杏花村遗址进行了野外调查和试掘,发现其下埋藏的古代遗存相当丰富,面积广大。根据获得的区位关系和对其内涵的分析,考古上将其堆积形成分为八个阶段,分别属于仰韶、龙山、夏、商文化时期,且呈系列,这在同时调查和试掘的晋中其它几县中尤为突出。而出土的斝、壶、尊、杯等陶器表明,距今近4000年时,居住在这里的先民已经开始酿酒和饮酒。换句话说,汾酒的历史有4000年之久。虽然此时的汾酒绝不是今天意义上的汾酒,但正是因着有如此悠久的酿酒历史,才形成后世精湛的酿酒技术,积累了丰厚的酿酒经验,孕育了灿烂的汾酒文化,为今天汾酒的辉煌奠定了基础。也就是说,汾酒之所以有历史上的辉煌和今天的重要地位,决非一日之功,而是成百上千年逐渐积累和发展的结果。没有汾酒今天的成就,我们难以想象山西酿酒史昔日的辉煌;反过来讲,没有山西几千年酿酒的辉煌发展,也难以想象汾酒如今的芳香。
夏、商时期,现在的山西省西部一带方国林立,其中,史书中经常提及的“土方”、“鬼方”等诸侯国就在这里。20世纪80年代,在上述夏、商方国的所在地杏花村遗址和峪道河遗址,出土了大量的陶器和青铜器等器物,其中就有许多造型奇特、纹饰精美的酒具。比如1982年在杏花村遗址发现的夏朝时期的三足杯,侈口、尖唇、曲腹、圜底、下置三实足,是这一时期典型的饮酒器具。1982年在娄烦县罗家曲发现的夏、商时期的爵,也是当时最常用的酒具。1959年在石楼县桃花者村发现的云纹铃觚属商晚期,同年发现的龙形觥也属晚商时期。
正如上文所述,与世界上其他民族的历史记载一样,夏、商以前,除了一些传说和揣度之外,传世典籍中并没有关于酒的发明和发展史的明确可靠的直接记载,所以,酒的早期历史与整个人类历史和文化史的发展轨迹是一致的。但是,随着人类学和上古史研究的不断深入,特别是伴随着考古学的非凡成就,人类酒史的发展线索正在逐步展开。上述与饮酒有关的器物的大量发现,就充分证明了酒的制作和饮用是与人类社会生活的进步息息相关的。同时也证明,在上古时期,山西地区正在引领着饮酒的风气之先,这必定会带动本地区的酿酒技术的不断发展。考虑到当时经济产品的交流相当有限,我们可以肯定地断言,这一时期山西地区所饮之酒,只能是本地所产,是本地人民劳动智慧和劳动汗水的结晶,也就是说,山西地区的酿酒和饮酒的历史真可谓源远流长。

三晋本是酿酒田

两周时期,晋及三晋风云际会,雄踞中国,绘就了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在这样的画卷中,酿酒与饮酒既融入了当时的政治、外交、军事斗争中,也构筑了中华酒文化的深厚蕴涵。
周朝建国之后,从《诗经》中的描述来看,酒已经成为当时社会的生活必需品,上自祭祀、国宴,下到日常饮食,人们都离不开酒的参与和助兴。《尚书·说命》曰:“若作酒醴,尔惟曲糵。”《汉书·食货志下》则称:百礼之会,非酒不行。“既说明了酒的广泛用途,也证明以曲糵造酒已经走向成熟和定型。
在西周初期,晋国始封时称唐,后来改称晋,最初的地望在现在山西的晋南地区。《诗经》中的《唐风》是采自唐地的诗歌,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晋国人民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情状。《诗经·唐风·山有枢》:“山有枢,隰有粟,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这就说明,在西周时期,酒已成为山西人民必需的生活用品。
酒可以助兴,也可以乱性。与当时其他各国一样,在晋国和三晋国家的历史上,在酒被越来越普遍饮用的过程中,它的正面和负面作用交替显现,使得酒在社会生活中成为不可或缺的饮品。根据史籍记载,在晋地发生的重大的政治事件以及晋和三晋重要历史人物的事迹中有许多都与酒有关,这一方面说明了酒在晋和三晋的普及程度,另一方面也在客观上促进了晋和三晋地区酿酒技艺的迅速提高和饮酒量的不断增加。
据《左传·宣公二年》记载:晋灵公十四年(公元前607年)九月,暴虐的晋灵公为了除掉贤臣赵盾,心生一计,“饮赵盾酒,伏甲将攻盾”,以设宴招待赵盾饮酒为名,埋伏好了带甲之士,想一举除掉赵盾。幸好晋灵公的大厨示眯明得知了这一内情,最终帮助赵盾逃脱了这次灾祸。晋灵公的意思是想先灌醉赵盾,不想料眯明上前劝阻说:“君主赏赐臣下饮酒,三巡就够了。”这才使赵盾及时离开,没有因为醉酒而丧命。从这一历史事件来看,酒足以成事,也能够坏事。君主赐赏大臣饮酒,大臣依礼而行,就可以增进君臣关系;可是,如果像晋灵公那样,图谋以醉酒杀人,就足以祸事了。晋灵公最终被赵氏家族所杀,与他企图以醉酒杀死赵盾有着直接的关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